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歌】傍山临水 (18)何为心悅

剑网三——丐帮x长歌BL

※私设多

※大唐背景

※内容为成男v.s.成男,可接受再进入谢谢

※没有意外会尽量日更(存稿任性嘿嘿嘿

 

以下正文

=========

 

杨清宇凑上前想看清“洛明”,不禁想起那位丐帮弟子说“琴瑟和鸣”,他心神一震,脚下一松突然整个人滑入水里。

“……啊……”杨清宇惊叫,却马上被灌进来的江水淹没。

他从睡梦中惊醒,才发现自己是撑着头睡着了。方才落水的遭遇让他手抖了一下醒来,杨清宛目光从书卷移到自家兄长身上,投去关心的眼神。

杨清宇单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问:“我睡多久了?”

“不到两刻钟。”杨清宛看了眼角落的烛火,说。

“兄长若是累,不如先回房先歇了?”

杨清宇起身推开窗望了望,道:“不了。”天光还大亮,他不愿这时就回房休息,心里面还挂念着梦里那最后一幕,“洛明”的双眼,不禁心头一紧。

“兄长别吹风了吧……”看杨清宇如同双脚被黏住般靠在窗前一动不动,冷冽的寒风不停灌进来,杨清宛虽受的住,可杨清宇呢?

听了妹妹的话杨清宇稍微侧过脸来,眼底不带情绪地收起一抹笑,轻微地摇了摇头,杨清宛只好把火炉拿得靠杨清宇一点,又添了几块柴火。杨清宛总觉得这次游历归来,虽然兄长许多技艺得了突破,但是也变得爱吹风了,不知是发生什么事。就连闲暇弹琴时也会弹到一半停住音望着天空。

杨清宇突然一个喷嚏,杨清宛只好斟了热茶给他。杨清宇轻道谢谢,让杨清宛觉得特别别扭。

她皱起眉看了在窗前许久的杨清宇一眼,拿起她方才放下的医书继续研读,碰上不懂才去问杨清宇。杨清宇也不愧对自己极高的天赋,看了两行后三言两语便解了杨清宛的疑问。

杨清宛开始学习相知除了是因为莫问修习上渐渐乏力、停滞,以及认识造诣极好的莫青阳之外,还有兄长总是不注意身体,仗着从小打稳的底子有关。如同今天,说要自个走,结果人一回来好一通咳。再者便是稍为吹了点冷风便打喷嚏,杨清宛虽不齿,但那是杨清宇的选择,劝不住。想着将来还有她可以照看着杨清宇的身体,杨清宛毅然决然在莫问上遇到瓶颈时再多修习相知。

谁知道杨清宇看了许久坐回来之后,窗也不关,拿起药茶喝了一口就问:“清宛,心悦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杨清宛方一抬眼,听了杨清宇的问题后手上书卷差点没吓掉,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对着兄长震惊地眨了眨眼说不出话。

“……心悦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杨清宇低声喃喃,不似在问别人,再度望向窗外的目光反倒像在自问。

杨清宛记得从小看着兄长望向窗外的羡慕眼光,记得他开始配剑后每天的勤修刻苦,记得自己刚开始习武之时兄长的拉拔,记得自己得到肯定时兄长温柔的微笑。有记忆以来一直是杨清宇陪着她、与她相依为命。就算他们俩之后决定出外历练,选择分开各走各的,多年过去也没有收到杨清宇跟谁走的特别近的消息。听杨清宇突然这么一问,杨清宛如同猝不及防地进了江逐月天,发生什么事都不清楚就被打到昏头了。

“兄长……何有此问?”杨清宛无奈却愈发觉得她看不懂杨清宇了,平时还能从一些小动作看出兄长的情绪,但现在他总是静静望着某个方向,不动不语。

杨清宇将目光收回,重新放到茶具上,他手勾着盖子轻轻晃了晃茶水,好像看着水面归于平静心就会静下来似的,他仰头喝干,起身坐回清宛那边的桌案边,帮自己再煮了一壶茶。杨清宇其实也没想很多,只是有点思念罢了。在杨清宛眼里他就如同曾经在天际自由翱翔的鸟儿,一旦被锁在牢笼里便焦躁不安,接着闷闷不乐。杨清宛虽头疼却也无奈,最初与掌门定的规矩便是出外满两年必须回到门派继续进修,半年以上才可在出去。才刚回来几个月,也难怪杨清宇会形同闺中怨妇了。

杨清宛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但想想却又觉得没什么错。

他组织了好一会词语,却发现不知从何说起,只能用一种病恹恹的傻笑看着自家小妹。

“清宛虽不曾有过心悦之人,可师父曾说,心向欢喜,便会想接近、想触碰,想为心悦之人付出所有一切,灰飞烟灭也在所不惜。喜欢是眷恋,爱是包容一切。”边说杨清宛也为自己倒了茶,这才想通了一些事并继续说:“兄长自习武建体开始可说是无所求、无所欲,以致掌门时常说,虽然兄长琴艺剑修皆为上等,有其形实却无情。兄长可知为何此次归来,前辈们总说兄长进步甚多?”

杨清宇转头看过来,眉头微扬双眼微睁,听杨清宛说到这他心里早已得出答案,但丝毫不敢承认。

“兄长归来后,不管是曲、画,甚至是剑舞,所有细节都充满了情丝。回来那日兄长与掌门合奏的《傍山临水》,若是不说兄长可能不知,其实让当时许多长辈想起了年轻时的义无反顾与恋人。这是清宛无意间于门内行走时听见的。”杨清宛轻轻放下茶杯,她原本还想问是不是遇到什么高人指点,但看杨清宇听完她的话之后凝神的反应,总算比之前多了些情绪,也就不问了。想着大概是有人吸引了兄长,让他产生情愫了吧。

“琴瑟和鸣”四个字又跃上杨清宇心头,他才心惊。不知是什么时候那位弟子胡闹讲出的词已经入了自己的心,挥之不去的盘绕着。杨清宇手撑在桌上扶着自己的额头,正想说欲兄长出去走走,却有小厮进来通报,说天真琴坊通知杨清宇的琴已经造好,择日便可去取。杨清宇对突然的消息愣了愣才让小厮退下,杨清宛却双眼放光说择日不如撞日,今日便去取。

 

──TBC.

 

其实想想我也不知道把这些东西放出来干嘛

这cp很冷、坑内没朋友

写的手法还是很稀有的大唐内部背景

本子也卖不掉

想写全凭是自己对丐帮对长歌的爱

不过在这路上坚持自我,才是我所追求的吧

 

其实基本上就是我丐大总攻←

其实我还吃歌花的(bu

好想看丐明喔~想看喵哥的大奶#口水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