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苍佛】抱我 01-05

※帮会同人CP衍生

※苍爹×大师

※OOC注意

※纯属娱乐,勿上升真人

 

以下正文

================

 

 

01

 

某日下午,燕戮刚结束一天的日常,一身深色玄甲未卸,百般聊赖地坐在太原的交易区前的石阶上,看着人们忙碌来去的平庸身影。

不远广场上有些人时而聚在一起说话,时而立在两端切磋对练。燕戮下意识地便去看那些人行动的走位身影与招式。

「那里应该放盾墙的。」「嗯……歌奶走位不错。」他不禁低低泛起嘀咕,自他踏入这江湖以来,与各路好手切磋、增强自己已然成为他人生目标。与人组队参加名剑大会时畅快淋漓与对手拳脚相交的感觉也深深地让他无法自拔。

「呀,原来可以这样……昨天如果能这么走位……」

兴许是望着远程身影的目光过于恍惚,又或是太专注地想着前一日在大赛上的表现,帮里有人喊他时竟然完全没有发觉。众人还在想着这位苍爹大概又发呆去了,却有一人对他这无动于衷的反应起了些兴趣。

「爹!!!理我!!!」突如其来一声炸响在燕戮耳边响起,燕戮一惊举起陌刀就要挥下,才发现站到自己面前的是许久前便认的干女儿,约莫是怎么喊都不理,直接杀来他面前了。

「是妳啊,干嘛?」他默默将陌刀背回背上,随口问了一句。随后象征性地揉了揉手腕。

「大家正在跟矿车,等等要结伴跑商,问你要不要一起。」眼前长相甜美的毒姐转了转手中的补天笛,往后指了指据点的方向。「跑马白,爹你来吗?」

燕戮双手抱胸,挑眉问道:「要护镖?」

毒姐巧笑一下,撒娇道:「爹你最好了,帮我们护护嘛~」

燕戮想着接下来也没什么事,名剑队友这几日也都没时间比赛,索性应了下来。「不过我要先回帮会一趟,我似乎还有些碎银没取。」

「爹你随意,等等扶风郡集合吧。别再发呆啦。」毒姐调笑,燕戮摆了摆手随口「知道了知道了」地应。

 

进到熟悉的帮会领地,燕戮先随意动动筋骨暖身,接着才到自己的仓库前翻找先前放在里面的碎银。

「奇怪,我记得放在这里的……」他翻了许久,才在仓库深处找到装满了碎银的盒子。素雅的小木盒上落了一大层灰,燕戮随意吹开盒子上的灰尘,不料引来旁人不悦的大叫。

「哇啊!哪个蠢蛋乱吹灰……!」

燕戮这才注意到边上有人,而他刚刚正好对着对方吹木盒的灰尘,想必是完全吹到那人身上了。

身上都是灰尘倒是其次,他们这伙人谁不是一天到晚在外面打滚摸爬落得全身脏回到帮会整理自己的。但是哪有人正对着别人的面吹散灰尘?!瞬间他便觉得眼前一黑,双眼传来的剧痛让他紧紧皱起眉头叫了出来。

「靠,光头你没事站在我后面干嘛。」认出来人是在帮会里面跟自己不知怎么杠上的损友。对方也认出造成他现在痛的睁不开眼的人是燕戮,方丈教导的礼仪顿时全部抛诸脑后。

「死巴嘎囧!你XX把灰吹我眼睛里了!我只是要来找信使拿信啊卧槽!」※注1

虚思痛苦地一边揉着自己眼睛一边破口大骂。真的痛到快往生,舍身又不能丢自己,好气哦。

燕戮自知理亏,只好先把碎银丢回仓库里去看虚思的状况。

「欸欸光头你别揉。你娘没告诉你不能揉眼睛吗?」燕戮凑到虚思跟前抬他下巴要看他眼睛:「我的错,我帮你看看。」

因为异物入侵的关系虚思双眼很快便发红流泪,虽然有迅速闭眼但还是进了不少,不过大部分已经随着眼泪流出来了。

虚思随着燕戮的动作抬起头,瞇着发红的双眼瞪他,眼底满满的不快燕戮尽收眼底。饶是平常他们不免又要逗两句嘴,但如今燕戮主动示软,虚思也不好发难。

燕戮举起另一只手,稍稍抚开虚思的眼皮凑近了看有没有其他不好。

虽然有些模糊,但虚思看着眼前人认真的脸庞,心跳差点漏了一拍。

检查完左眼,燕戮顺手改以捧着对方脸颊去检查右眼。见对方泪水有所缓和正松口气,却在此时惊觉两人姿势有多暧昧。

以及……眼前人泪眼汪汪抬头看着他的样子。

 

「燕燕我们准备出发……哇靠你们在干什么!!!」那人话尾上扬的笑意终究忍俊不住,怪笑起来。两人立马转头去看出声人。认清来人燕戮心里面便大大地骂了一声「干」。

好死不死,来的人是夏谪仙!!!!

 

 

02

 

燕戮一直认为他行得正坐得直,从未有过任何奸淫掳之事。可不知为何正儿八百的事到了夏谪仙手上,总是能被他弯到不知何处。

妈的死断袖。燕戮心想。

夏谪仙看见苍爹一副吃了屎的样子调笑得更大声了。他本只是被祈霜月赶过来喊人,谁知一走近便看见爆炸性画面。被燕戮捧着脸还双眼泛泪双唇微启的竟然是帮里少数还活着的那位大师!

却是虚思先反应过来,沉下脸大骂「你起开!」并且想推开燕戮,无奈对方一身玄甲,重得很。如挠痒般的推动倒是让燕戮终于回过神来,两个人还紧贴着呢。

燕戮迅速退开,松开禁锢的虚思马上扭头吸了吸鼻子抹干净脸上泪痕。

「哎呀,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啦。我……我先跟大家去跑商,你们继续玩亲亲吧。」那丐哥笑得欠揍,举起双手作投降状退步走开了。

但谁都听得清楚,他走出聚义堂后的笑声有多洪亮。

燕戮突然觉得自己一世英名就这样废了。

他与虚思无端对视一眼,很快便移开视线。

虚思去寻布巾打水想好好清理自己。而燕戮的干女儿祈霜月则是在帮领门口探头探脑地,与燕戮对上视线还愣了愣缩到门后面。他烦躁地耙了耙自己稍微有些乱翘的头发,转身再度取了碎银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门外夏谪仙依然笑得让人很想一刀砍下去,祈霜月却是笑眯眯地一话不发。

「走吧,跑商啰。」夏谪仙说着便提起酒壶朝着帮领外走去,祈霜月说了「爹走吧」便跟上眼前丐哥的脚步。

燕戮捧着碎银皱紧了眉,怎么这俩二货的笑容里都多了一种神秘的色彩。

一股不好的预感随着脊椎爬上燕戮背脊,违和感彷佛雾霾渐渐扩大笼罩着他的心头。

他随着夏谪仙与祈霜月进入据点与大部队会合,静静看着他俩与众人如常打闹谈话,与先前毫无二致,却让燕戮始终感觉有那么点风雨欲来。

到了总管面前,众人开始组队护镖,燕戮忽然惊觉不知何时帮会里的朋友们都已经成双成对了。就连单身的祈霜月认的徒弟也都乖乖跟在自己师父旁边玩耍。

他突然心里很不是滋味。问了一圈谁还缺镖师选择护镖后,还是跟着大家上马起跑了。

 

一起跑的都是帮里的固定班底,众人驱策着坐骑依然有说有笑。虽然欢乐,其中几人的手还是虚虚按在自己武器上,谁也不知会不会突生事端有人截标。尤其最近两方阵营不太平静,经常半路上就打起来。

琴爹凰觞与丐姊沐风岚领头,夏谪仙与另一位琴爹颜宇颦紧跟着。祈霜月与她徒弟两位奶妈被大部队围在中央,燕戮自己则是在部队后方稍微拉开一段距离的位置断后。众人讲话他还听得到,只是一旦大家压低音量,他便只能听见一些不成句细声碎语。

但他还是看的见前面的人马不时回头以好奇的目光看着他。夏谪仙便笑了笑貌似说了句「你们再这样看燕燕,到时人家害羞了怎么办」惹来大家一顿失笑。

燕戮没听真切,只是一直在兢兢业业的跟着大家移动。到白龙口据点、交货物,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众人在据点前集合完毕,再度将白龙口的货物运回马嵬驿,才算是完成了跑商。

原以为结束护镖之后就真的没什么事了,谁知当燕戮准备离开据点去休息的时候,祈霜月却奔来他身旁拉住他不给走。

接着望向大伙,他们眼中奇妙的色彩与在帮会领地里时,祈霜月与夏谪仙的一样。

燕戮下意识就想逃,但是祈霜月挽着他一边的手,转头还看见夏谪仙抱胸在他身后笑。俨然一个想走我用轻功抓你回来的气场。

好不容易拉着自家爹爹到众人面前,祈霜月眼里的光芒绽放,兴奋地问道:「爹!我要有爸了吗?!」她甜美的脸蛋染上一丝欣喜,燕戮却懵了。

「……蛤?」他说。

 

 

03

 

相对于燕戮的诧异,其他人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祈霜月一句话成功勾起所有人的笑点,那丐哥更是没良地直接笑弯了腰,引来路人纷纷侧目。

他这才发觉,原来一路上他觉得诡异的点正是在此。不知道祈霜月这句话酝酿了多久,竟然憋到这时候才说出来。

「爹你别装傻了,你在帮领的时候不是还在跟虚思大师恩爱吗?」

燕戮当机。

「所以原来我要有爸了吗!」祈霜月又是那个欣喜的表情,燕戮顷刻便回神大骂:

「谁要跟那光头恩爱啊?!」

「哎唷,都爱称光头了,还不承认呀?」后方的夏谪仙抱着胸,嘴角再度勾起神秘的弧度,一边往众人靠近一边笑道。

燕戮沉着脸气愤地道:「啊他叫我八嘎囧我是不能叫他光头喔?」

不知道谁先忍不住「噗」地一声,结果众人直接笑成一团。只有不谙世事的凰觞默默在一旁看着大家的反应,并朝燕戮投去同情的目光。

「八嘎囧跟光头啊……不错不错,这爱称很可爱。」笑得最狂妄也收的最快的依然是那位丐哥。但是燕戮只觉得他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懂,怎么串成一句话他什么都听不懂了。

不过他能感觉得出是在说他跟虚思,心里便只有满满的嫌弃。

燕戮叹了口气甩开祈霜月的手说:「如果没别的事,我要先去休息了。」说着便转身要走,却远远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向这里靠近。

「大伙!终于找到你们了!帮里有人出事了!!」

众人一听,几乎瞬间便拔出各自的武器朝来人询问状况。大家一致的反应魄力十足,在一旁休整的其他侠士都被这边的气氛吓到。

「怎么了,有人被截镖吗?还是被埋活点?」夏谪仙将打狗棒扛在肩上,一副野外干架哪家强,君山丐帮帮你忙的气势。

来人是位花姐,医术优良。看着大家反应虽然想笑但也先劝大家收起武器,这才开始说明事情原委。

「不久前我在帮领里遇见虛思大师,我看他反应有异便问过,他说只是眼睛落了灰要清理。我原本没在意太多,但大师清理完之后没多久突然说他眼睛很痛,看不见了!我探了一下,大师确实眼神混浊。我只能稍微给他做些紧急治疗,更多的,恐怕我也无能为力。」花姐说到这里顿了顿,有些纠结地望向燕戮。

「允兮,怎么了?快说啊!」祈霜月见自家爹被这么盯着,便着急起来了。

夏谪仙一看便醒悟过来,问道:「燕燕,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燕戮从允兮开口说明起便呆愣得说不出话来,唇齿半张着不动像个木人。直到夏谪仙喊了他才回过神。却是连回答都没有,直接转身找帮会总管奔进帮会领地去了。

夏谪仙皱了皱眉,道:「允兮,去找小莲来。霜月,我们跟去看看。」

允兮回:「是。」

祈霜月道:「好。」

「没事的话先解散吧,我们去看看大师。另外把小高也叫回来吧。」夏谪仙又补充道,这才领了人进帮领。

 

「如何?」全名墨玉芝,绰号小莲的万花弟子在虚思面上绕完层层绷带之后,坐在一旁的夏谪仙轻声询问。

小莲敛容收拾东西,一边抬头看着众人道:「问题不大。就是有些较大的颗粒进了眼睛里。虽然有实时清出来,但依然稍微刮伤了眼部,所以大师才会那么痛。我已给大师敷上缓和疼痛的药草。剩下的得靠他自己的恢复能力,就是可怜大师,这半月都看不见了。」小莲轻轻合上自己带来的药箱,没好气地道:「不过,好端端得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呢?大师最近没有去沙尘暴肆虐的地区吧?」

「没有。」全程一言不发的虚思开口。

小莲轻轻点了点头发出意义不明的声调,再度以沉静的目光看着大家。

夏谪仙与祈霜月瞪向燕戮,众人也顺着他们的目光看了过去。

燕戮被盯得不好受,抿了抿嘴唇承认道:「可能是我……刚刚不小心……」

祈霜月轻轻「嗯哼」了一下。

「那个啥,光头,我错了……」燕戮挠了挠自己后脑,俨然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委屈的样子,让在场其他人看的直摇头。

「不过就几天看不见,不要紧。」虚思一句话说得平平淡淡,好像其实刚刚说的只是「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闲话家常。也不知是真不在意还是看破红放弃挣扎。

但正巧就是因为这种平淡,让燕戮的心一下子被吊到嗓子眼儿。

这感觉比刚刚跑商时那种风雨欲来更可怕啊!

虚思叹了口气默默站起身:「我先休息了。」他靠着在帮会多年的记忆,扶着墙一步一步想回到自己房间待着。路上贴心的孩子们看到了想帮忙,却被他一一婉拒。

 

男人的自尊,是比任何东西都要贵重的。

 

夏谪仙从门口能清楚看见虚思上楼的背影,却也只能摇头叹气。

祈霜月佯装踹了燕戮一脚,稍稍有些气急败坏地大骂:「爹你看你!都干了什么!」

燕戮被踹了一脚觉得无辜,回道:「我怎么知道他当时在我身后?吹了一下就受伤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燕燕你还狡辩!眼睛是灵魂之窗本来就很脆弱啊!啧啧啧你真糟糕。」沐风岚在一旁目睹全程,也是为大师不平地数落两句。

「就是啊,你看大师刚刚上楼的样子多狼狈,你也不知道去扶一下。」凰觞跟着沐风岚附和,惹来众人鄙视。

但他说得其实也对,所以除了被鄙视倒也没有被说什么。

但燕戮听了却不满,挑起眉毛诧异的瞪了瞪凰觞。意思大概是其他人想去扶都被拒绝了,他去干嘛?找骂啊?

在座几位脱团的男性翻了翻白眼,纷纷表示孺子不可教也便各自去做自己的事。

只有祈霜月虽然叹气但依然好好地跟燕戮解释了一番:「爹啊,大师因为你眼睛看不见了,帮他照顾生活起居本来就是该尽的『责任』。他毕竟还是少林寺教出来的和尚,原本就会将世间苦痛当作磨练,所以才拒绝大家的帮忙。可是你不一样,你有理由帮他,而且你也必须帮他!」她拿起枫木晚晴,在燕戮头上狠敲了几下。

「晚餐时间差不多了,你给我拿一份上去给大师。」收手之后祈霜月抱胸命令道。

燕戮撇了撇嘴,还是往帮会厨房过去了。

 

「妳还真有耐心跟他说那么明白。」夏谪仙跟祈霜月两人在厨房门口探头往内看,看燕戮在鼓捣些什么。

「当然,我想要一个爸想很久了。」祈霜月回道。

「…………」原来只是想当助攻。夏谪仙心想。「别这么看我,我不想帮忙。」

祈霜月朝着他「嗤」地一声走掉了。

 

 

04

 

燕戮向大厨要了一份清粥与几样小菜,端着食案往虚思房间走去。敲门前他顿了顿,才在规规矩矩地于门上敲了三响后,道:「光头,给你送饭来了。」

里面传来衣料的摩擦声,接着是几下板凳与地面摩擦的刺耳声响,以及虚思小心翼翼的步伐声。门甫一开,虚思缠满绷带的双眼便出现在燕戮眼前。

他呼吸一滞。如此近距离看到脸上的白绫真的很怵目惊心,尤其这还是他一手造成的。

「巴嘎囧给我送饭?」虚思神秘地问。

他的语气让燕戮感觉不出他想表达什么,只是觉得酸里酸气的心里很不快活。

「对啦对啦,想说你眼睛受伤应该不方便……」燕戮没好气地说着,虚思没有多说什么,便侧身让开门口让他进去。

房间收拾得干净别致,就是矮桌旁的椅子板凳有些散乱,想必是不小心踢到撞到的。燕戮将食案放到矮桌旁,拉了张椅子按着虚思坐下。

「你干什么?」虚思觉得莫名,抬手想拍开燕戮按在自己肩上的手。隐隐觉得对方不只是想帮他送饭这么简单。

「我不需要你帮忙。」他道。

燕戮翻了翻白眼,才想到虚思根本看不见。他拉了张椅子在大师身旁坐下,不屑地道:「那你倒是告诉我,这整盘的清粥小菜你要怎么吃,怎么动筷?」

虚思身形一顿,循着菜香「望」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饭菜,一言不发。

食案上传来碗盘碰撞的声音,接着便有一个温热的物体抵在自己唇边。

「张嘴。」虚思虽内心纠结,但饥饿骗不了自己,况且燕戮沉着声的命令有着无可撼动的威严。最终虚思抿了抿唇,便乖乖开口吞下燕戮送过来的饭菜。

默默吃完一餐,虚思脸色沉得难看。想当然尔十分不能接受自己被人这样照看着。燕戮难得不多数落什么,甚至帮着虚思把房间配置安排得较不易碰撞的程度。待一切处理妥当,燕戮向大师说了句「好生歇息」,虚思才勘勘自嘴里挤出「谢谢」二字。

燕戮端着食案从虚思房里出来,刚过个转角,便扭了扭脖子淡淡地道:「别躲了,都出来吧。」

躲在走廊暗处,祈霜月带头的几位帮众冒了出来,装作若无其事地向燕戮打招呼。众人明显作贼心虚的样子他看得直叹气。

「听墙脚阿?听出什么没有?」燕戮扯了扯嘴角嘲讽道。

祈霜月撇了撇嘴,不甚满意地摇了摇头。

燕戮嗤之以鼻,下楼去了。

 

众人一下楼回到聚义大堂便看见几个干部聚在一起,凑了上去才知道是正副帮主在调配事宜。夏谪仙抱着胸看过来,朝祈霜月招了招手。

「你个副帮主跑哪去了,自家父亲的幸福有那么重要吗?」夏谪仙没好气的说。

祈霜月微笑拍了拍丐哥道:「当然重要。而且这不是还有你在吗?我就不用多操心了吧!」

夏谪仙把他先前遭祈霜月鄙视这则轶事原封不动地奉还回去。

他轻咳了两声,以一个在场的人都能听见的音量道:「总之呢,既然大师目不可视,这段时间的起居除了交给燕燕负责外,其他的还要多麻烦小高了。」他顿了顿,看向被人围在中间的小沙弥,继续道:

「这段时间内功阵眼就麻烦你了。」

小沙弥原本一脸兴奋地要听候上层指派任务,却没想到……

好气喔。

见到小矮子一秒垮下来的表情,已有多年革命情感的众人不禁大笑出声,夏谪仙自己则是一脸恶作剧得逞的欠揍表情。

「哈哈哈哈,我话还没说完呢。」他揉了揉小沙弥的光头,道:「你师兄受伤,有些时候还是由你来照看较为合适。你心细,由你提点着燕燕帮忙照顾大师我才放心。」

被唤作小高的小沙弥皱起小小的眉毛,泫然欲泣一副委屈的样子。爱搞事的副帮主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支糖葫芦给他,他便破涕为笑了。

倒是苦了夏谪仙自己,一众矮子看小高有糖葫芦吃纷纷表示不满,缠着「副帮主大人」讨糖吃。

「对了,其实我比虚思早两代拜入少林,所以我是他的师兄喔。」小高嚼着甜滋滋的糖葫芦,笑瞇瞇的告知这个事实。

一直在人群外的燕戮听了夏谪仙随口的吩咐也没有再暴起大叫「谁要照顾那个光头」之类的话。安安份份地拎起那小光头问话去了。

 

「现在是师门规定打坐念禅的时间,念完便直接歇息了。燕施主不必担心。」那小光头双手合十,规规矩矩地鞠着躬对燕戮说。

那称呼听得燕戮眉头一跳一跳,他勾起嘴角,轻轻拍着对方的光头说:「小鬼,你还是跟着大家喊我燕燕好了。」

小高被他拍得一愣一愣的,才反应过来这动作有多蠢而气得跳脚。燕戮站直了身子大笑,突然庆幸光头的师兄没有跟着师弟喊他八嘎囧,不然再远他也会想尽办法把眼前这只小光头丢回嵩山。

 

隔日一早燕戮早早便起了身备好早餐去敲虚思的门。意外原来对方早醒了,说门没锁,让他直接推门进去。

燕戮一进门便看见虚思身着单衣,靠着床柱貌似不太舒服地揉着额角。他疑惑着唤了声「光头」,对方居然没有抬头讥讽地「八嘎囧」喊回来。

情况不对!

燕戮愣了愣,放下食案蹲到他面前查看。

想必也是感受到人到了自己面前,虚思才稍微抬起头。燕戮这才发现对方脸色苍白的可怕。

「光头你别吓我阿,你怎么脸色这么苍白?!」

虚思呆了呆,缓缓回道:「啊……昨晚没睡好罢了。」他晃了晃脑袋,扶着床榻想要站起来,却又跌坐回去。

燕戮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心脏差点没跳出来。他赶忙去拉大师的手,却觉得手上传来的温度不对。往他额头探去,惊觉原来对方已经发烧了。

「光头,你发烧了?」

「……啊?」不知是否因为发烧的关系,虚思的反应稍微有些迟顿。似乎不是很懂燕戮在说神么,眼底尽是迷茫。那副偶尔跟丐哥一起搞事的机灵模样消失殆尽。

「妈的。你赶紧坐好,我去叫大夫。」燕戮低骂一句,奔了出去把帮会所有治疗都叫了起床。

他这举动不仅吵醒了大夫们,几乎整个帮会都被他这大动静吵得不能睡,众人睡眼惺忪地起了床,才知道是燕戮在吵闹着叫大夫。

所幸给小莲看过之后,发现只是一般的小风寒,影响不大。燕戮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庆幸不是眼伤的并发症。

……不对,为甚么知道光头没事自己会放心这么多呢?

「大师,就算现在天气渐渐炎热了,晚上还是要好好穿着中衣裹好被褥入眠。否则您怎么好得快呢?」二度帮虚思诊治的小莲又是摇头又是叹气:「我给帮会大厨吩咐了帮你煎药帖,吃完饭一定要喝药。每日三次,喝三日。再麻烦燕燕帮我们看着了。」

燕戮应了下来并将人送了出去。回头便看见虚思瘪着嘴赌气般地躺回榻上。他上前帮大师掖好被角,身后又传来开门声。

「燕燕、师弟。我打了水过来了。」燕戮回头一看发现是小高,心里暗暗点了点头。自动自发地接过对方手上的木盆与布巾,将布巾沾凉后覆到虚思还在发烫的额上。

虚思没说话,只是把脸往床榻内侧偏了偏。

小高目睹全程忽然觉得蜜汁尴尬,便先退出去了。

 

他才轻轻阖上门,便发现转角处骨碌碌地多出几颗脑袋看了过来。想必都是来围观的。

「你们干什么啊?」他压低声音道。

「来看状况啊,小高,里面发生什么事啦?」

小光头皱了皱眉,示意大家不要挤在这边咬耳朵,要说去大殿说。

当他说明完大师房里的状况之后,众人那感动的痛哭流涕的样子给了他不小的冲击,尤其是燕戮的干女儿祈霜月。

「天啊,原来我爹那么苏。我终于要有爸了。」

「但他可是大师,怎么可能那样容易就被你爹掰弯?况且燕燕也不是弯的吧?」某琴萝默默表示。

「可是你自己看,帮会里多少对基友。」祈霜月指向聚义堂门外正在切磋的帮众:「连阿宇都被阿夏掰弯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喂我听到啰!什么叫我把人掰弯啊!」那边夏谪仙正出拳,还是扭头朝这里喊了一声。

「你不服啊?不服来打架阿!」

「老子不打奶!」

 

在房内的燕、虛二人透过微启的窗户能稍稍听见帮众们的打闹。原本侧躺着的大师转回来平躺了一阵子,便拿掉头上的布巾撑起自己上半身。

「欸,八嘎囧。」他唤道。

「干啥?」趴在几案上玩着自己白毛毛的燕戮抬头。

「我想下去走走。整天躺着闷死了。」

他挑了挑眉毛,走过去坐在床边伸手去探虚思的体温:「烧是退了,好吧。我需要帮你更衣吗?」

「呃……」虚思微微张了张嘴,手默默纂紧被褥:「……麻烦了。」

 

 

05

「你先待着,我去喊小高。」燕戮拍了拍虚思,迅速出房间找人去了。

或许是注重效率,燕戮速度飞快,没注意到虚思抬手按了按他方才碰的地方。

大师轻叹一口长气,面向微启的窗子。循着记忆的模样撑开了开,细细听起外面的喧闹。

双眼蒙上还是有好处的,虽然还不够敏锐,但感官知觉都彷佛比以前大上数倍。现在他能分辨来人的气味、门外脚步声属何人,甚至,外面大家在切磋出了什么招都渐渐能认得。

有些笨重,却隐隐带着寒意与正气的脚步是巴嘎囧的;稳如泰山而步声微弱的是师兄小高;轻浮、带着酒气,却暗暗有股狠劲的则是爱恶作剧的副帮主夏谪仙。

想到那位丐哥,虚思宛如自嘲地轻笑起来,暗自做了个决定。

另一边燕戮下楼时,那小光头正好在总管面前整里帮会仓库,专心着依照分类一格格放整齐。

「小高!」燕戮在楼梯上大喝一声,满手捧着材料的小高吓的手抖了一抖,矿石草药散了一地。他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双手,又看了看地上的东西,再看了看楼上的苍爹。

小高扔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蹲下来收拾物品道:「燕燕,我没有聋。」

燕戮没想到这样害了人家,不好意思地冲下来帮忙捡,边捡边道:「光头说闷,想下来晃晃。」

小光头眨了眨眼睛看向燕戮,问:「师弟烧退了?」

燕戮点了点头。

「好吧,依师弟的性子大概也该坐不住了。要更衣是吧?」

苍爹再度点了点头。后脑的白毛一抖一抖的,宛如一只大型犬甩着自己的尾巴。身为军人的肃杀之气没那么严重了,反而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突然很想伸手拍拍燕燕的头这是怎么回事。小高心想。

两人上楼进房便看见虚思负手立在窗前。似是在沉思,也似在侧耳倾听。听见燕戮与小高两人进来,他转身自然地往这两人走了几步,要不是双眼上怵目惊心的白绫,他们都要以为眼前这位大师不是病号了。

「劳烦。」他单手五指并起,轻轻向两人行礼。

 

小和尚不愧是副帮主钦点的人,帮起忙来不卑不亢地给足了大师面子。甚至细心地指导燕戮要怎么引导看不见的人移动。燕戮淡淡嗯了一声,让大师手搁在自己肩上后便带着他下楼。

一出聚义堂,大师便因为突来的光亮举起手挡在自己眼前。他皱了皱眉,眼前一片红光,闪的眼睛比之前还不舒服。

「光头?」

「没事,太亮了。」

「嗯。」

接着燕戮在大庭广众之下,为虚思打起了伞。

虚思顿时便感觉眼前强光少了许多,当然也知道是身旁的人帮他打起了伞。突然迷茫了起来。

就算是因为自己的错造成别人受伤而歉疚好了,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细心起来了?难道是那師兄连这点都如此巨细靡遗地提醒了巴嘎囧?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他记得他认识的苍爹不是这个样子的。

虚思压下心中的疑惑,两人不说话,就静静地站着。广场上切磋的身影停了下来,见到大师现身都松了一口气。虽然包扎起来的双眼还是很吓人,但至少人没事了,还能下床走动,都好。

「大师,如何了?」允兮从厅内出来,见了大师站在外面,脸庞比先前更有血色。

「无妨。多谢。」虚思微笑,他知道来人是当时帮他看过眼睛的花姐,对方虽然死会但是性格好、待他也不错,不需要吝惜善意。

只是如果是对燕戮,他有些纠结。

原先只是自己戏弄地喊对方巴嘎囧,对方也不甘示弱地喊他光头。两人相识以来一直是互亏互损过来的,偶尔不开心最多去浪个黑戈壁却依然各打各的。这样并肩待在一起却是从未有过。若要说新鲜,倒也是挺新奇。

允兮笑了笑,又多说了几句叮嘱让两人注意,便进去忙了。

晒了会太阳,帮会厨房的吆喝声与菜香飘了出来。

帮众们也从各地涌了进来享用帮会餐点,原本还有些空荡的厅堂一时之间也说得上人声鼎沸,众人举箸畅快地谈论在外发生的所见所闻。诸如:把跑来截镖的人打的屁滚尿流;名剑赛又碰上什么样神秘的队伍;或是又在外面惹到什么人天天被追着跑,惹来众人一阵数落却又保证出事了一起打回去。

帮会虽小,人也不多,但是这份无时无刻都团结在一起的感觉却令人十分向往与羡慕。

燕戮暗自感慨,收了伞拉着虚思进堂在角落的位置坐下。

帮会小二一见两人,马上照吩咐好的将休养用的清淡料理端上来。燕戮便像早上与昨日一般一口一口地喂着他吃。

却是害得大堂内的其他人愈发不自在了。喧闹的声音渐渐转为细小的耳语,异状十分明显。

「怎么突然静了?」虚思问。

燕戮头也没抬,道:「没事,他们吃饭太吵被阿夏瞪了。」

不远处夏谪仙正在大啖肘子菜盘,听见有人往自己头上扣了一口锅子十分无奈地看了看他们的方向。

 

结果看见苍爹跟大师两人靠得略近,哎唷辣眼睛。

 

虚思噗地一声笑出来,低声道:「之后让厨房把菜肉切成碎末拌进粥里便好,就不用麻烦你喂我了。」

然后燕戮又一汤匙塞他嘴里。

「我都喂你了耶,就这么不想我帮你喔?」燕戮声线低沉而平稳,虽然是埋怨但听起来还是正经八百地,虚思便止不住笑意。

「让巴嘎囧喂我,还真是承蒙喜爱,我承受不住啊。」

燕戮眉角一抽又是一汤匙塞满他的嘴。「得了便宜还卖乖。」

虚思笑,燕戮看着他温和的嘴角也笑了。

「你倒是笑了。这几天你一直不说话,好像心情都不好,我还很怕你会不会突然怎么样。霜月他们一直骂我,说要不是我乱来,你也不会受伤。其实大家都满……担心你的。」燕戮拿着虚思的食碗,一下一下刮着碗的内壁。语毕才又送上一口。

「不过这件事我确实也有错,就当作是弥补吧。况且你是真的挺不方便的。」

虚思笑着摇了摇头,吞下口中食物道:「我确实这两天都有些心情郁闷。看不见是麻烦,但我在少林时早受过些训练。只是入了尘世,睁着双眼习惯了,一时之间忘了以前所学,没有调适过来罢了。」他低头有些羞赧地搔了搔自己后脑。

「往好处想,这半月至少还能当作磨练,倒也没什么不好。」

燕戮翻了翻白眼再一匙堵了对方的嘴,道:「你只管养伤,别想什么训练磨练了。」

「养伤归养伤训练可不能落下。况且是眼睛,不是筋骨。」

「你怎么把眼睛受伤看待得好像只是小伤一样,弄不好失明了怎么办?!」听了虚思他话燕戮心里无端激动了起来,原本还好好压低的音量不自觉地放大,厅堂众人侧目过来,大气都不敢出。

「好了你别激动。」虚思慢慢伸出手按住燕戮的臂膀:「我相信小莲的医术,也相信我能好起来,但是练功一天也不能落。我还想趁这机会多练练听音辨位。这对战斗都是有帮助的,你也清楚。」

燕戮叹了叹气:「随便你吧。」接着他刮了刮碗,舀起最后一匙饭菜:「最后一口了,等等喝药。」

「嗯唔。」虚思今天被燕戮硬塞了第四口饭,只能没好气地迅速嚼完吞下拿了汤药喝。要是平时被这样对待,他大概一棍便抡上去了。

「好苦。」一口喝干,他咂了咂嘴巴埋怨道。

「良药苦口,吃糖。」夏谪仙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过来,将糖葫芦塞到虚思手里。

「谢谢。」虚思抬头对夏谪仙微笑,夏谪仙也欣慰地点了点头。

那丐哥道:「就像燕燕说的,你能放下心中雾霾就好了。」

气氛缓和下来,厅堂又开始各种吵闹。好几个成员集结起来讨论要去矿车日常跑商。燕戮看着他们抱胸纠结着要不要一起凑过去。

他看了看身旁的虚思,又看了看对面。

虚思当然也听见大家要去做阵营任务,但现在他风寒未愈,自然是没要跟的,然而他也感受到身边人的踌躇。

「你想跑商就去啊。」大师道。

燕戮听见后,很是纠结地盯着大师看。大师虽不清楚对方在干嘛,还是补了一句:「不必担心我,都待在帮里又不会出事。」

「真的?」燕戮问。

那声真的也不知是问什么的,大师抿了抿唇还是回答:「去吧。小心一点。」

「好,你若需要便喊人帮忙吧。那我走了。」他在大师肩上拍了拍,才转身跑去与大团集合。

集结完毕他们便直接出发了。原本热闹的帮领静了下来,难得还没留多少人在。剩下的都是没加入阵营的闲人。

碗盘被帮会小二收起,虚思起身低低地道谢,接着扶着墙慢慢走到了帮会檐廊下一个小角落。

如果没记错,这角落摆设的几案是面对夕阳的。而他想找的人如他所料,已经在这喝酒了。

「唉呀,稀客稀客。坐坐坐。」夏谪仙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虚思扶着案边慢慢坐了下来。

前方传来倒酒入盏的声音,接着酒杯划过木桌,来到虚思面前。

虚思伸出手,碰到酒盏时他顿了顿,但还是拿了起来。

夏谪仙见他反应觉得有趣,直接拿起一旁的酒壶,似笑非笑的问:「少林十戒?」

正巧,虚思方才便是想到这点才停顿。听了夏谪仙的话却是笑了笑,仰头喝干酒水,道:「我早已负了如来,破了杀戒。佛祖大概背弃我了吧。」

夏谪仙挑了挑眉毛,将酒壶置回身旁,以肘称颊神秘地道:「说吧,找我做什么?总不是找我喝酒吧。」

「自然不是。」

「我不跟伤患打,也不跟少林打。」夏谪仙收起笑容,义正严词地说。

虚思敛了敛容,轻轻将酒盏倒扣在几案上。

 

「你想找我学习,心眼一道?」听完虚思的要求与考虑,夏谪仙双眼微瞠看眼前这位双目覆着白绫,偶尔会跟他一起耍小恶作剧,受伤这几日却一直郁郁寡欢的大师。

虚思慎重地点了点头,道:「听大家说,你以前曾经挂着云幕遮很久。也是如我今日一般,不见世事。」

听了这话夏谪仙轻笑几声,想着自己偶尔也会把那黑布挂回去打打拳,但要说到训练别人,好像有点难指导。

他扶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才道:「不是不行。但我要等你病好,这几天你养病,我得想想要怎么教你。需要的话还得找帮主做些机关呢。」

「那么就拜托你了。」虚思双手抱拳想夏谪仙作了个揖。

「没事没事,教你对帮会出去打架时也有好处……欸等等你不准喝酒,把它们还给我!」不知虚思是怎么知道桌上有放其他小坛的酒,还十分顺手地取了就想揭封条。嗜酒的夏谪仙马上暴起,誓死保护他那些「珍藏」。

好气唷,拜托人教他武功还要偷拿酒威胁。

「我要教你心眼,你是不是该叫我一声师父?」夏谪仙提着抢回来的酒壶站起身,笑问。

虚思无奈的扭头对着夏谪仙,丐哥彷佛看见大师那双清澈的双眼翻了翻白眼。

「不要。」他说。

早料到答案,丐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回他:「别待外面了,进去吧。」

「要是你又出啥事,我一定被燕燕邀请切磋到死。」他将酒提到自己肩上,顺着檐廊走。故意踏得明显的脚步声响让虚思很轻易地便能分辨方向。

大概是故意的吧。虚思心想。



_tbc


论作者被压榨的日常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六级PVX养老帮日常是切磋呢

不要问我苍佛这CP是怎么来的,真的,不要问

他们俩一天到晚切磋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眼睛快被你们闪瞎了


丐明跟剑道还在写,架构完整之后才会慢慢释出


注:

1.

巴嘎囧:方言"八家将"之谐音。

原指五福王爷幕府专责捉邪驱鬼的八位将军,这八位将军亦是阴间神祇,故也作为地藏王菩萨、城隍等职掌阴司神明庙宇的随扈,逐渐演变成王爷、妈祖等庙宇的开路先锋,担任主神的随扈。后来,庙会中参与的信士,装扮成这「八家将」,以卫护主神。演变为一种台湾民俗活动,乃庙会阵头之一

骂一般人为巴嘎囧多为地痞、小流氓、神棍等负面意义。

评论(6)
热度(21)
  1. 魁月依君故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