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明】(丐姐x明教) 缘 (0)

※丐姐x喵哥 年上

※新坑,双日更


刚结束丐歌又开始更新坑, 友人都呛我劳碌命......
本序章喵哥还没出现


===============


龙门远客度恶劫,黄沙狼骑舞征烟,

烈火弥城红衫裂,英雄过处是情天。

 

龙门荒漠,西原黄沙滚滚与中原接壤的中间地带,丝绸之路必经要道,利益交易绝佳地点。这样的关键地区,却是无人管辖,官衙形同虚设。区域各地都是不同恶匪组成,专门打劫商队的组织。他们恃强凌弱,落单的人无一不被他们蹂躏得体无完肤。而依附着一望无际的沙漠中唯一的绿洲建成的小聚落,龙门镇龙门客栈,更是龙蛇混杂。

官场无义,沙漠无情。如今世道只有靠着自己,才能在这暗流涌动的广袤荒芜中安然无恙。

“在这片荒漠里,只有我金香玉想不到的,没有我得不到的。”客栈女主人满溢着自信与些许傲慢的声音响起,鄙视着前来骚扰的人们。

她不屑地一一睨过贪图着她美色的登徒子,一面招呼着客人,一面偷偷观察一旁戴着宽大斗笠的不明人士。他就坐在那,叫一壶酒,什么动静也无。

土色的斗篷完全包覆着他的身影,就连性别也极难辨认。只有他伸手饮酒时,露出的纤纤玉手能推敲一二。

莫不是哪家初入江湖的大小姐?

金香玉瞥眼往另一位男子看去,那人长身玉立,风流倜傥的美丽容貌让许多女子都自惭形秽。饶是平时这位女主人定将那神秘人当作女子,可现下又有这位形若好女的客人在,她可不敢断言。

那人行径捉摸不定。稍早时于客栈周围站了许久,才静静坐下讨了酒水。似是在等谁,镇定的样子却又不同常人左顾右盼。

金香玉又招呼了几位客人,那神秘人才朝着她勾了勾手指。

“金老板,妳这酒水……稍嫌粗糙了点?”那人声音嘶哑,丝毫听不出是男是女。

“漫漫荒漠中能弄到酒水,已是难得。客倌若要嫌,大可不必向我金香玉讨。”

听了这话那人也不恼,只是轻笑两声,扬声道:”龙门客栈不是’各种交易’的聚集地么?怎么连些象样的东西都拿不出来?”

说到这金香玉有些怒上心头,这龙门客栈可是规她管的,怎么就能让人随意贬低?虽真如那人所言龙门客栈是许多商人交会的地点,金香玉却不会随意任商品来去。

他声虽嘶哑,却是吸引了在座众人的目光。这年头敢与金老板对着干的,可不多。

“客倌过讲了。象样的东西可需要象样的银子呢,不知客倌是否愿意赏脸?”金香玉压下心中愠火,一面讽刺着他看来穷困的装束,一面抛出江湖规矩来。

众人原以为那人会被这话逼了回去,殊不知却是抛出一个小钱袋,笑道:”一坛西域上好美酒,总是有的吧?”

金香玉垫了垫重量,给的倒是多了,她这才堆起笑容,回道:”客倌若是想要美酒早些时候与我说便是,自然不会如此怠慢。”

那人勾了勾唇,道:”好说。”

金香玉打开钱袋拣了两块银子出来,余下的还给了那人。转头又吩咐小二不只美酒,小菜也送上几碟。而钱袋几乎才刚落到那人桌前,便被那人收进怀里,速度快得她暗自惊异。连衣袂起伏都看不见,那得是多大的手劲。

看来是江湖高手。

那人感觉出金老板与小二们态度的转变,却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不过酒倒是好喝。

他坐了两个时辰,眼见人渐渐走了,留下的也跟金香玉要了房间,还是一动不动坐在那里。斗笠压的老低,也看不出是在打坐还是愣神。小二们想上去赶,却被老板拉住。

“都别动作。那人给的是碎掉的官银,不是普通的银子。到我们这小地方来,定是有事。别随便招惹。”金香玉低声喝斥,随即把他们赶去做事。

天色渐暗,周遭小贩慢慢点起灯,那神秘人周遭才有动静。

又是另一个暗色斗篷斗笠的身影出现。

“师姐。”话音未落,神秘人便将手上钱袋迅速塞到发话人手里。

“你回去交任务。此地不宜久留。”待了许久的神秘人道。

“师姐妳呢?”

“不用担心师姐,你快回去。我还有事要调查。”她低声说着,却是静静拿下戴在头上的斗笠。清秀的面貌中带着无可忽视的凌厉,甚至在那人脸上,显眼的黑色布料层层盘绕在她眼前。虽是女人,明眼人却都能看出定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从白日里种种行迹来看,虽蒙着双眼却能与常人无异,江湖上除了几位双目已渺的大侠客,便只有丐帮中的高手弟子有这能耐了。

“师姐保重。”来人压低声音回道,转身甩上轻功,深色衣料在夜幕中一下子失去踪影。

留下的她向一旁啐了一口痰,再干咳了咳。嘶哑不辨雄雌的声音便恢复成清朗好听的女声。江湖上以女人身分行走还是有诸多不便的,金香玉是如何周旋在那些男人之间,她”看”得真切,却也知道无可奈何。

正是不想活如此累,她才会改变声音,去掩饰自己。

她单手执着那顶斗笠,嘴角略勾了勾。暗处的影子早将她视为眼中钉,可以想象若是她未遮起双眼,嘴角那抹笑伴随的会是多么娇媚的一个回眸。

一旁的座位冷不防传来一位江湖侠士放肆的笑声:”你竟不知,’日醉’是什么?”

“‘日醉’,味甜而无色,加入葡萄酒内更显香醇。”她走到那桌前,倾身手撑在桌面上,回答那侠士问别人的问题。

这位侠士便是那位能让女人们自惭形秽那位美男。他挑了挑眉看这眼前这位蒙眼女子,笑道:”这位女侠倒还算是学识渊博。”

她自顾自一笑说了声”好说”,便坐下来托着脸对着对面那人饮酒的动作道:”这位侠士方才已在你酒里加了’日醉’,你还要喝么?”

他举樽衣袂摆动的声音顿了顿,看向给他酒的那位男子。男子满面春光对着他笑,如同被蛊惑一般,原本因女子的话停住的手复举起来饮干杯中酒水。

男子自信一笑转向女子,露骨的嘲讽眼神她却是一点也感受不到。

顷刻间对面的侠士已昏昏欲睡,男子柔声劝他进了客栈先歇息,他便先行离去。

“我看女侠,应当也是江湖中人,何苦坏了唐某的好事呢?”男子埋怨之意明显,一股未知的花香自他身上飘散。蒙眼女人方一嗅到便觉有异,不着痕迹地拉起斗篷襟口掩着口鼻。

她轻轻笑了笑,男子的敌意已散了出来,他自认无可察觉,却是让她摸得一乾二净。”这位大侠无需对崔某如此戒备。崔某不过是,对大侠口中的’日醉’有些兴趣罢了。”

男子却是不屑:”妳一介女子,既然知道日醉效用,又怎会有兴趣?莫非……”他话里意义不明,女子豪迈一笑,答:”公子莫要胡说。崔某好酒,不过是好奇’日醉’……能使葡萄酒显得多香甜醇厚。”

男子沉默片刻,无奈道:”妳已是第二位这么问我的丐帮弟子了。也罢,不过我只能告诉妳原料,制作方法,恕我无法透露。”

“天底下何有如此轻而易举之事,公子怕是有条件的罢?”她倚着桌抚着下巴,笑对着那人道。

那人斜斜地看了一眼自称崔某的女子,看不见的眼神,只见嘴角却不见那人心思,倒是引人戒备。他思付着利弊,最终低声开口:”巷子里那伙人,估计是冲着我来的。解决了他们,我自然会将我所知告诉姑娘。”

“成交。”她轻巧一笑,站起来戴回斗笠,脚下一蹬便失了踪影。

“……果真丐帮好轻功。”


──TBC.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