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哥】傍山临水 (45)此生相依【完結】

剑网三——丐帮x长歌BL

※私设多

※大唐背景

※内容为成男v.s.成男,可接受再进入谢谢

 

以下正文

 

===============

 

两人一直缠绵到天边微微亮了才终于停下并清理完自己,一浴桶的水都变得有些混浊,地上的萎缩藤蔓全被洛明丢到屋外,准备之后悉数烧掉。谁也没想到莫青阳担保无害的植物竟然是一株妖藤,杨清宇犯着困,眼角都是打着哈欠逼出的泪珠,洛明见了笑着凑上去吻他的眼角。终于清理完自己,杨清宇原本穿的衣服早变成一堆破布,随着藤腰的残骸扔出去了,他只好翻出其他干净的衣料来换。洛明见他衣柜里清一色雪白中衣眉头就直皱,道:”怪不得你打架时走位这般好,雪白衣料沾到痕迹难清洗得很。”

杨清宇轻笑,系好腰绳之后关了衣柜,默默走到洛明身旁窝在他怀中。洛明衣物没有沾到什么脏污,此时却是只着了一件亵裤,杨清宇不在意,都坦承相见过了,这点体态又没什么。杨清宇环着洛明的腰,顺着刺青的纹路往上去摸,直到他肩上的蝴蝶骨都还有伤疤。再稍稍低头盯着洛明坦承在自己眼前的胸口,杨清宇眼中流露了些温情与怜爱。从前洛明偷偷揽过杨清宇吃豆腐时杨清宇便常常这样做,然而洛明到现在才知道,杨清宇这举动是出自心疼。他不知道洛明这身刺青下有多少伤痕,还疼不疼、有什么故事,所以总是细细摸着这些沟壑,宛如这么做洛明那些痛苦的过去就会消逝。洛明心头一软,紧紧环抱住杨清宇的肩,他虽然表面上总是冷着,但是在冰冷的表面下却藏着比谁都柔软的狭义之心。杨清宇被他搂得难受,才推推他的胸让他放开自己。

他们站在主卧的床前,本来还想爬回去睡,但看满床狼藉……还是转战客房吧。两人稍微收拾了一下,起居用品客房都有,被褥也足够大让两个人盖。进了客房洛明爬上榻便要睡,杨清宇却喊住他,顺来一条布巾一起坐到榻上去擦他的发。虽然没杨清宇长,但刚刚清洗的时候还是浸满了水。杨清宇手法轻柔,不过洛明有些毛发还是会乱翘,闹得他有点不快,甚至想跟那头乱毛杠上,洛明大笑止了他的动作,杨清宇才安分起来继续动作。而当他撩起洛明头发,瞥到他后颈有一块实心的月牙印子,硕大的一头中央还有一个白空子,宛如太极中的阴部。杨清宇手僵了僵,洛明转过头来看状况,杨清宇道:”你的后颈,有个月牙胎记?”

杨清宇思绪回到半年多前,当时洛明在船上被酒醉的几位弟子拉下水,他也有如此帮洛明摁干头发,只是当时没如此亲近,他没发现,否则刚听过那故事时,应该会有所反应。

洛明一愣,回问:”哪种月牙?”

“太极的阴。”

“阴?!我稍早才……在你臀缝中看见阳部的图案……”洛明愈说声音愈小,杨清宇呆了呆,”阿?”地一声,脸便涨了个红。

杨清宇道:”《傍山临水》?”

洛明道:”那故事是真的?”

杨清宇:”但我们没有记忆阿……”

洛明:”或许是年代过于久远,失了些法力,只剩月牙印还在吧。”

杨清宇没有回话,只是默默帮洛明擦干头发之后,拿布巾盖住了他的视线,从后面环抱着洛明。洛明摘下那布巾微笑转过身抱住杨清宇,轻道:”你不需要顾虑太多,既然这一世没有灵魂的记忆,我们的相遇、相爱都是我们自己的意思。老说书也没说两人恢复记忆后一定会在一起,我心悦你不是因为你是阳月牙,只因为你是杨清宇,所以我爱你,想和你在一起。你难道不是吗?”

杨清宇盯着洛明的眼睛,闭起眼深吸了一口气,洛明以为他要说些什么,结果却是杨清宇屏气吻了下来。洛明笑,按着杨清宇的头在他唇上吸了几下,才松开手上的力道。然后他朝杨清宇扑过去,把他压倒在床上道:”睡吧,天都亮了。”接着拉过被褥,揽着杨清宇睡了过去。杨清宇缩在洛明温暖的怀抱中,终于安心下来。

一早两小厮过来院落,照理杨清宇应该已经醒了才对,但今天天光都已经大亮了,却还不见他身影。若是要外出时俩小厮还没到通常会留张纸条才是,今天两人却怎么样也找不到杨清宇,唯一的不同是西院前面堆了一推不明的枯萎藤蔓。找不到人,估计是还没起,两人猜拳让一个先进了杨清宇房间查看,却见卧房一侧满室狼藉,床榻上有不明的淫液,屏风内的浴桶泛着白浊液体。那小厮吓了一跳,迅速收拾了床榻上的垫褥要拿去河边洗,出了房间才转告让另一位赶紧去客房看看,他敲了敲客房的门唤道:”杨公子!杨公子您在么?杨公子!”

房内的洛明先醒了过来,随意朝外面一喊:”啥事阿大清早的?!”

小厮一愣,这声音不是杨清宇的,杨清宇也不会这样说话,反而比较像昨日与杨清宇不欢而散的洛明?况且现在都已经辰时了,根本不算什么大清早。”请问杨公子在里面么?咱们早上没见着公子,便来问问。”他往里面喊道,便听见杨清宇睡眼惺忪的声音传来。

“是小煌么?”

“是,杨公子。今日有何吩咐?”

“把外面枯掉的藤都烧了,我卧房内也清理干净便可,其他与往常一样。”杨清宇迷迷糊糊地说完,身子一倒又睡了过去,洛明吻了吻他的额头,向外面喊道:”你们杨公子一宿没睡,该干嘛干嘛去,没事。”

那小厮呆了一会,决定不多放心思在他家主人的私事上。有点常识的人看见那房间都看得出来,大概是度了一夜春宵了吧。

杨清宇一路睡到了近午时才醒,起身下床便觉得背腰如同被蹂躏过一般酸软。洛明已经不在他枕边,杨清宇拉好自己睡得有些乱掉的中衣,才推开客房的门回到自己卧室去更衣。小厮们动作很快,床上的垫褥与浴桶已经换过了,地板也被擦得干净。他满意地点点头,对着铜镜正了衣冠才出来到主屋里。洛明已经坐在几案前了,盘着腿抱着胸死盯着几案上的东西。

“洛,在看什么?”杨清宇边道边走了过去,进到他常坐的位子里。才发现洛明盯着的是一封信,还是莫青阳寄给杨清宇自己的。洛明在长歌门叨扰那几个月,杨家俩兄妹便教过洛明认字,其中他们几人的名字当然是洛明最先学会认的。信封上这简单的落款洛明应当是认得。

“青阳寄来的?”杨清宇诧异了一下,连忙拆了信起来读。杨清宇愈看脸色愈凝重,最后手撑到几案上扶住额头。洛明放下盘起的双脚往前凑了凑问:”怎么回事?”

杨清宇将信纸折好,道:”我那株藤是莫青阳送的,他本来告诉我偶尔给几滴水,照照月光放在房里能有清心顺气之效。他试过了并无害处。到前几日才知道那是一株藤妖,还不是一般的藤妖,说这种妖可厉害了,让人防不胜防,却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害处。”讲到这里杨清宇顿了一顿,洛明心知那妖发威起来便是昨晚那样子,于是意示杨清宇继续说下去。

“这种藤妖,平时确实是不会有什么异变,是真如莫青阳说能的清心顺气。不过当……”他又翻开那张信纸确认内容才道:”如果帮他浇水的人与心上人吵架了,变会助主人一臂之力与心上人和好。”杨清宇几乎是面无表情,声调毫无起伏地说出这段话。洛明听懂之后忍不住拍着膝盖大笑,杨清宇脸色难看,甩了甩衣袖”唰”地抽出挂在一旁的铁剑,洛明吓一跳还以为他要干什么,没想到却是举着剑步到后院耍起剑舞来了。这支舞比洛明看过的都还要有气势,几乎是把所有情绪发泄在剑示上,洛明想,他现在大概也没办法好好地静心打坐吧,否则也不会用这么偏激的方式发泄自己的情绪。

洛明见杨清宇脚步有些虚浮,腰肢的旋转也有些不顺畅,脚下一蹬欺了上去,顺着杨清宇旋身的动作去揽他。杨清宇心中愠火已经解了不少,只是单纯不想轻易停下动作而已。却没想到身体泛虚,被洛明看了出来。

杨清宇果断赖在洛明怀里,握着铁剑的手自然垂在身侧。洛明笑笑,拥着他慢慢走回主屋去。杨清宇这些年来都是一个人挺过来的,坚强的外表下其实很希望有人可以依靠,却不断加固起坚硬的外墙支撑着自己。现在终于有了洛明在他身边,可以自由自在任性撒娇,杨清宇也就将他小时候没能得到的一一在洛明身上实现。

“话说……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喜欢上我的?”洛明抱着杨清宇直接坐上椅子,杨清宇舒服地偎在洛明怀里,抬头去问。

洛明低头看着杨清宇,抬手拨开黏在他面前的发丝,眼睛笑得都瞇了起来,眼角的纹路幸福地抖动:”某个秋天,桃花林中。一个白衣身影的灿笑。”

杨清宇呆了一呆,他在桃花林?不就是去年秋天在丐帮那次吗?!”洛明你……!”杨清宇惊坐起,转头去瞪他,那人挂起一个无害又温柔的笑容,杨清宇实在对这张脸发不起脾气来,况且杨清宇本来就是十分温和一个人,除非触了他逆鳞,否则很难激怒他的。

洛明再次将杨清宇揽进自己怀里,轻问:”你呢?”

杨清宇低头想了一想,道:”大概是那个刚入秋的天气,在君山一片芦苇间,有一个白衣身影在水边吹着笛子的时候。但是我踩到一张枯叶,那人似乎被我吓到,一下子飞走了。”杨清宇说完,呵呵笑着离开洛明的怀抱起身。洛明低头思付,貌似真有这么一回事,他想起来之后脸上一红跳了起来,杨清宇已经偷偷走远了。

“杨!清!宇!”洛明难得面露绯色追了出去,杨清宇没想到他会这么反应,低低笑了起来跑给洛明追。其实当时洛明正在谱《傍山临水》的旋律,不想被任何人知道才躲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演奏。因为当时只有小小一段灵感,只要被别人听见洛明就怕给人抄了去,发现有人在他身后才会甩着轻功迅速离开。

那人居然就是杨清宇!那在莫青阳那相见的时候,就算衣服不同,杨清宇也一定第一时间便认出他来了。

杨清宇笑着跳上屋瓦,转身迎着风面对还在屋檐下洛明笑道:”洛,我们去游山玩水好不好?我想去小遥峰,想去论剑台,想去你走过的所有地方。”

洛明盯着杨清宇的身影顿了顿,小遥峰、论剑台都是常年积雪的寒冷地方,杨清宇怕寒,也难怪他想去却一直去不得。洛明轻轻一笑:”不只小遥峰、论剑台,苍云堡雁门关,我都带你去。”接着他张开了双手,杨清宇心领神会,直接从屋顶跳了下来。洛明看着与自己愈来愈近的身影,忍不住眼鼻发酸。这么多年来,他看似交游广阔,身边从没缺过人。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是会偶尔想起过去的事,觉得自己只是夜晚一匹孤狼。他和杨清宇其实是一样的,在茫茫人海中走了多年,他甚至都要忘了身边有人是神么样的温度。

如今,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洛明不偏不倚地稳稳接住杨清宇,收紧了双手。

再也不会放开。

 

 

【END】

 

下方作者胡言乱语

 

 

感谢一路上陪着我完成这篇文的小伙伴

谢谢所有愿意看它、在这两个月来一直陪着《傍山临水》的朋友

丐歌在剑三里面其实是真的很冷的一个配对,长歌主文、丐帮主武,两个门派又是截然不同的风气,在写的时候光是哪来的交集这点,就费了满大一番功夫在思考。长歌是音律大家,而丐帮总舵一进去最鲜明的就是他们的笛声。因此产生了这些连系。

我常常想,曾经我们都只是这一条江湖路的无名小卒,随着在游戏中慢慢长大,我们遇到了许多人、发生过许多事。有人来、有人离开、有人留下、有人永远消失,我想赋予这些角色一个完整的过去与未来,不想他们只是一个账号数据。所以我写进大唐背景,而不是只是讲游戏。

 

顺带一提,《傍山临水》里面提到的许多人物,像崔英与她家喵哥、冉季与他远在万花的情缘、像浮华双子朝熙跟夕墨,甚至是照顾洛明的大夫莫青阳,这些人都有他们独立的故事。我会继续写下去,完成大唐河山系列。

《傍山临水》有一篇番外,只是还没写完。洛哥的过去则是在双子篇会呈献。不过每一篇都是可以独立去看的,不用担心。

 

最后再次谢谢一路伴着我走过来的各位,谢谢你们,没有你,没有我。

 

 

-夏卿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