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歌】傍山临水 (40)宁愿江湖不见

剑网三——丐帮x长歌BL

※私设多

※大唐背景

※内容为成男v.s.成男,可接受再进入谢谢


以下正文


===============


莫青阳走后过还不到一周,杨清宇持续着起床便去扬州城转转找活做,没活便在家中翻阅书卷、谱谱曲、弹弹琴,心情不好喝几坛酒的惬意生活。看似快意,确只有他自己晓得,其实空虚得很。他有点累,暂时不想启程游走江湖,却也不知道离开长歌门之后能干什么,只好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弹琴、写曲。小厮也感觉出这位公子在长歌时与搬出来时差别很大,在长歌偶尔还常笑,来到扬州之后眼里的淡漠气息又显露出来。但他们知道杨清宇从来不会给外人太多反应,只当他没有异状,一如既往地坐着分内的工作,不多说一言也不少做一事。

今天杨清宇谱曲谱到一半,突然失了兴致与灵感。披上简单的外袍跟小厮们说了声如果入夜了他还没回来,灯点一点就可以回去了,便直接出去了。

小厮俩很负责任,就算主人不在也不会偷懒怠慢。当洛明来到附近的时候其中一名正在大院门口打扫,见到洛明出现还唤了一声”洛公子”。

洛明一愣,呆看了很久才发现这人他在长歌见过,原来杨清宇带出来了。

“嘿,是你啊。所以清宇住这了?”

“是的,请问您是来找杨公子的么?杨公子方才貌似没了谱曲的灵感,出去散心了。”因为知道两人认识,那小厮也就没有做过多的客套,老老实实交代了杨清宇的状况。

洛明挑了挑眉,竟然还在谱曲,不知道他上次听见的那个小调完成了没有。”可知道他往哪去了?”

那小厮却摇了摇头说:”公子说去散心不会有固定方向,全凭心情决定。洛公子若是不急,不妨进来坐坐。最晚入夜杨公子便会回来了。”他礼貌得宜也说明得够明确,洛明听了十分舒爽,便应了下来。小厮将扫具在一旁放好,领着洛明进了主屋,另一位迅速送上茶点,他还讶异了一下这两人手脚真利落,也难怪杨清宇会挑他们过来这边做事。本来还想问些话,但看他们招呼完他便要继续手上工作,也就不去烦他们了。

没想到刚好错了开来,洛明将手上的酒水与甜饼暂时放着,在院落里走走晃晃。西面看起来就是卧室,洛明没有偷窥的癖好,识相地只是在外面的长廊走动。他沿着西院的长廊走了一圈,来到西院与主屋后侧,才知道这后面一片小庭园竟然打理得挺别致。主屋后方,山坡上一小角还有个小巧的石凉亭,庭前自然的石阶周围生了些青苔,另一侧的角落种了棵桃树,此时正开着花,熏风一抚花瓣便随之飘落。洛明看呆了眼,不禁想象起杨清宇一身白衣于树下抚琴,会是一幅多美的光景。一旁还有山泉涌出形成的小塘,水流看起来是直接流进外面的湖了,几朵花瓣落在水面上随着水漂了出去。

庭院如此小巧可人,也难怪杨清宇会选定这里。洛明虽不知他当初决定这间院落时是什么情景,但他完全可以想象,杨清宇明亮而欣喜的双眼看着这小院的模样。

他转身直接从庭院回到主屋里,主屋特别空旷,一边的小祭坛燃着檀香,另一边大茶几后方的屏风晕染着大片气派的水墨画。洛明不懂这些,只觉得很漂亮。害怕碰坏便隔了几尺远细细端详着。在屏风遮蔽不到的其他墙面上,杨清宇将他从小到大用过的所有琴都挂了起来。每一具琴都保养得很好,其中一把最小的相知琴上真的有很多杨清宇说擦也擦不掉的泪痕,可见当时哭掉了多少泪水。每把琴都有故事的,其中内容最丰富的,大概就是那把陪伴杨清宇多年的春送了。若水无痕应是被带了出去,他没看见那张绝世好琴的影子。

就在他专心看着春送的时候,杨清宇慢慢步上主屋的台阶,进来了。小厮与他说的时候他还呆了好一会,最后是告诉自己,反正该来的总是会来,还是要面对他吧,才平复的心情。如果真得使不好,大不了让他不要再来找自己了……眼不见为净。

“洛兄,欢迎。”杨清宇咬着有点生硬的称呼说,洛明彷佛感觉不出来,转头过来对他灿烂一笑。

“我早说过会来找你,怎么清宇这么快就忘了?”他笑道。

杨清宇转身摆了摆手,走到茶几内的位子上没有坐下,手在桌上细细摩娑,希望光滑的桌面能让他的心不那么烦躁。接着看见那一小坛佳酿,跟油纸包的饼。

洛明慢慢晃了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抓着自己的头说:”我一个粗人,不知道贺迁居能送什么。这酒跟甜饼,我知道你喜欢,便给你弄来了。”

杨清宇突然觉得很难过,很想哭。都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如果只是为了妹妹,会做到这样吗?他本来以为真的见了洛明他那奇怪的心情会好转,没想到更难受、更不知如何是好了。

他好不容易才从嘴里挤出一声”谢谢”,并拿起两个茶杯,直接掀了那坛酒的封泥,分别斟给自己跟洛明二人。洛明在杨清宇面前的椅子坐下,道:”是你说,你我之间不必言谢的。”

杨清宇将洛明那杯轻轻推到他面前,直接无视了他的话轻声道:”这酒,别豪饮。慢慢喝韵味更甚。”

他点了点头,拿起来凑到鼻子前一闻,一股熟悉的花香散开,小饮入口香而醇、不慎刺鼻,但如火烧的辣味十分猛烈,竟然是种烈酒。

这感觉有点像……”君山桃花酿?!”洛明一惊。他不常喝桃花酿,他更喜欢其他种香味更浓厚的酒,可是这种在唇齿间流连的阵阵桃花香,他熟悉得很。

杨清宇极尽全力才做到面上无波,他稍稍扬了扬眉,轻道:”是桃花酿啊,怎么你不知道?”

洛明缩了缩脖子道:”本来想买的是醉望,跟老板聊了聊他知道我要来找你,便叫我别买醉望了改买这个,说你会喜欢。”他小口喝干了杯里那点放回几上。杨清宇听着他的话,慢慢往后慵懒地靠到了椅背上,眼睛看向后院盛开的桃树。好看的侧脸正对着洛明,迷离的眼光没有望着这世上真物,彷佛看着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

他嘴唇轻启,道:”我喜欢桃花酿的香气,上次酒行老板不知道我喜欢什么,便将所有酒种都给我送了一壶。桃花酿,喝了就难以忘怀。”他在桃花酿韵尾底端尝到了点苦涩,从此就不想喝其他酒,独钟桃花酿。

洛明一听无奈地笑了起来,道:”你喜欢桃花酿,我从我丐帮带来给你就好啦。要多少有多少。”

杨清宇抿唇一笑转回来,在自己与洛明的杯里又斟了些酒道:”谢过洛兄如此好意了,这杯我敬你。”他一举杯,洛明连忙拿起他那杯跟这一敬,杨清宇才仰头直接干了。随着一杯黄汤下肚,有什么在杨清宇心底定下了,他又尝到了那丝令他沉迷的点点苦涩。苦,却令人上瘾。

洛明开始觉得奇怪了,真的如同莫青阳所说杨清宇身上有一股阴阳怪气的气质,让人看不透也摸不着头绪。他才离开短短几周,杨清宇就从那位温润如水的快意青年变成这闺中怨妇样?

洛明被他自己闺中怨妇的形容吓了一跳,觉得这词根本不可能套在杨清宇身上。但是看看杨清宇现在的模样,又还有哪些词可以形容呢?

他看的心疼,却也不知道从何去解他的心结。把他灌醉也不是,杨清宇虽然看起来文文弱弱,可是力量与酒量都是顶好,连洛明自己都没有信心能与他拼酒。但是又没办法毫无破绽地让他一个人喝,洛明自己不喝。

桌上那甜饼杨清宇没去碰,只是开了桃花酿。两人一直无话,不知不觉一壶都要喝干了,杨清宇才闪着眼底的不明目光,伸出他那双修长的手去开那油包。彷佛回到半年前,长江上游那个小市集,洛明也是笑的一脸灿烂递来大饼。如今杨清宇却没办法好好面对洛明,以往眼神对上时发自内心的笑容,杨清宇摆不出来。只有深深的疲倦感不断涌上。他稍一使力,将甜饼掰成两半才拈起包的严实的油纸,一层一层打开,放到案上。饼里面暗红色的豆馅漏了点出来,他将手凑到嘴边,舔了一下沾到的面粉才摆手让洛明拿走一半。

洛明却看得情动,眼神都落在那双白皙美丽的手上,见他舔了一口怔了一下转开视线去望他的眼睛,杨清宇垂着眼帘,密而长的睫毛遮挡了他的目光。洛明觉得有股骚动往他身下窜去,只好换了个姿势就怕出什么差错。

洛明颤巍巍去取他那份甜饼,食不知味地木然咬着。杨清宇捻起宽大的袖子又给自己倒了桃花酿。没喝,只是举在自己面前去闻它的味道。洛明一口甜饼咬到快完了,杨清宇才喝掉桃花酿,站了起来。

洛明疑惑着抬头去看他,杨清宇别开头,眼神落在放在几案一侧的茶具,有点底气不足的开口:”洛明,你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此时洛明正吞下最后的甜饼,呆了一阵道:”你说……什么?”他不是没听清杨清宇说了什么,只是没有反应过来。他才离开三周,他不相信这么短的时间里杨清宇会转变得这么大,从那个被吃豆腐了还会笑说别闹的可人儿,变成郁郁寡欢的失落文人。

可是他又想到,那时候杨清宇十岁时也是哭了几个时辰哭累睡着,醒来后眼底就失了光彩。难不成又受到刺激,性情变了?

想法转瞬而过,杨清宇深吸了口气又重复了一次:”我累了,请你别再来见我了。”如果再见到他心里只剩痛苦,那不如不要见的好。杨清宇心道,他当然知道洛明迟早会来找他,为了这天他想了很久,如果见到他之后这种心情不能缓解,就不再见面,当作从没认识过他。他没想过如果是其他结果要怎么办,他也不敢去想。

杨清宇心底清楚此法治标不治本,只是觉得自己无法面对事情真相。也罢,洛明与他一样都行走天涯多年,走了那么久直到去到莫青阳那儿才认识,做个江湖不见也不甚困难。

“清宇你……不想再见我了?”洛明慢慢地站了起来,不敢置信杨清宇真的说出这种话。他双手撑在那茶几桌上,眼神里有种无可忽视的凶狠。杨清宇对他的视线避而不见,撇着头不再看洛明一眼。他身上那些伤痕,有一半可说是为了杨清宇而伤。尤其是那道横跨胸口的大疤,看得杨清宇难过。

洛明见杨清宇不愿再分给他一丝目光,不死心地就是要问出个所以然。至少让他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吧?他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失去杨清宇,他都还没对他说过……

“我说,我累了。你走吧,别再来了。”杨清宇很累,他现在只想一个人淡淡的过。他的心思已经快要被他那些胡思乱想搅疯了,失去了他固有的淡然与冷静,如此失控的心思惹的他难受。

洛明也要疯了,他欺了上去将杨清宇禁锢在屏风到茶几这段狭小空间里,忍着掰过杨清宇的冲动,柔声问:”清宇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今天一直在躲我?”

“我哪里躲着洛兄了?这不是将你迎了进来接待么?”杨清宇正背对着洛明,堆起一个虚假的笑意回道。

洛明听了觉得刺耳,一下子涌上一腔微愠的气血,奋力扯过杨清宇垂在身侧的手,沉声道:”杨清宇你看着我,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杨清宇的手被拗成一个不正常的角度,吃痛却也不吭一声。虽然被那力道扯得转了身但是一样撇着头都不看,只是闭紧了眼睛回道:”我让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不想因为你的出现来左右自己的情绪。

“杨清……!”

“我让你走!!!”杨清宇失控地吼道。

洛明一呆,木然地松开了手上的力量。失去禁锢的杨清宇马上将手抽了回去,用另一只手去按被握得有点发红的关节。杨清宇低喘着气,大概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说话,才吼完他瞪大了自己发红的双眼,接着慢慢闭起来。

洛明从没听杨清宇吼过,讶异着总是温温顺顺的那个人竟然会如此反应。他不甘心就此放开杨清宇,但他都做到这当口,洛明实在不想再纠缠着他让他难过。

他失落地垂下双手,拳头紧了紧又松开。推拒之意如此明显,也已经不用再多说什么了。握紧是因为不甘心,松开是因为无可奈何。洛明又笑了起来,尽管杨清宇看不见,那是极力反抗忍不住下垂的嘴角才勾出的角度,他丝毫没有笑意的眼眉看起来简直比哭还难看。杨清宇不敢回头,等着对方。

“……那便,如你所愿。”洛明唇齿轻启,淡淡落下一句话就转身要走。杨清宇听见衣袂摩擦的声音与洛明稍显沉重的脚步慢慢响到主屋门口停下。杨清宇这才转回身子,眼角余光瞥着洛明停了下来,显得有些憔悴的背影,他将脸侧了过来,大部分被他发丝挡住,杨清宇看不见他的表情。洛明在等,等杨清宇会不会多说点什么。

得到的却是杨清宇不含感情的一句:”不送。”

洛明觉得有些什么在他心里,”咯噔”地瓦解了。院内的两位小厮怯生生地望着他走出大门,他们没人懂怎么就这样发展了,却也不敢多问。总说脾气好的生起气来最可怕,谁也不想去多嘴。离主屋较近的那位望向被纱幔遮挡住些微身形的杨清宇,一阵风吹来带起他的衣袖以及纱帐,彷佛在扬清宇脸上看见一点晶莹滴落。他揉了揉眼睛发现那点闪烁不见了,以为自己看错才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工作。

杨清宇有些脱力地摊在椅子上,根本没心思去整理自己有点乱掉的衣衫。他原以为忍过去就没事,但看了一眼洛明的背影他还是忍不住,已经在眼角徘徊的泪水落了下来。他将还有点发红的手腕按在心口上,缩成球低低啜泣。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不停在心里重复着道歉。为何道歉、何必道歉,他不知道,只是觉得非常愧疚。对于他自己,对于洛明。

 

──TBC.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