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歌】傍山临水 (31)归居

剑网三——丐帮x长歌BL

※私设多

※大唐背景

※内容为成男v.s.成男,可接受再进入谢谢

 

以下正文

 

===============

 

杨清宛揉着迷迷糊糊的双眼转头去看一边的两人,他们还睡的香甜,杨清宛从外面大亮的天光推测自己应该睡不到一个时辰。待视力逐渐清明,杨清宛才发现自己的衿衫与桌面都被泪水沾湿了。趁着两人都还没醒迅速拿了湿布巾掩饰清理,又去舀了一盆水洗洗脸上的泪痕。待整个人恢复了清爽回到室内坐好,杨清宛才想起来那两声音节是什么意思。

“爹、娘……”杨清宛低声喃喃,不禁睁大着双眼潸然泪下,放任滚滚泪珠滑落。刚刚在梦中见到的男人与女人,就是她自己的爹娘阿!可现在梦醒,任她再怎么用力回想,却是再也想不起那两人的面貌与声音。多年来杨清宛一直没有思考到她的爹娘究竟去了何处的这种问题,今天做了梦她才突然意识到她也是有爹娘的,但为甚么自己完全没有印象,连自己爹娘的名字都不知道?这样她就算翻遍了万书楼所有书,也不会知道爹娘到底是谁,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

杨清宛手里还拿着布巾,却连简单帮自己擦泪的举动都做不到。

“宛宛?”杨清宇不知何时醒了,发现杨清宛坐在桌边流泪,担心唤道。杨清宛学自己在梦中的举动胡乱地抹干了泪,红着鼻子眼睛转头去对杨清宇笑:”兄长?”

杨清宇是扭着头去看杨清宛的。他转正了脸直盯着上方淡淡地笑说:”兄长做了一个梦,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回忆。我还记得那时候还会喊妳宛宛,想来竟也十多年没唤了。”他叹出一口气,眼中还带着缥缈虚幻。他也做了梦,只是跟杨清宛的完全不一样,他梦里面没有父母,都是杨清宛很小的时候他带着她的情景,那时他还没尝到变故的滋味,是那个还在修习相知的自己。他不禁苦笑。

接着他发现左手还被人牵在手里,摀着的热度虽然让他掌心出了点汗,他却不觉得黏腻。看着在一旁熟睡的洛明,心里面有一股莫名的骚动感上升,他很想坐起身去摸摸洛明的头发,但是才刚处理完伤口,左肩还在隐隐作痛,杨清宛也还在边上。他不敢乱动,便紧了紧洛明抓着的那只手又松开。

“清宛,扶我起来吧,我都躺两天了。”杨清宇轻唤,她又擦了擦眼睛便过来扶杨清宇坐起。顺手还按了按杨清宇的腰,杨清宇投去一个笑容,才发现杨清宛眼皮底下带着深深的黑,不知道多久没睡饱了。杨清宛边按边送了些内力过来助杨清宇回转气血,她垂着脸,眼睛不时抬起来看着哥哥,被发现才转回去盯着手动作的地方。杨清宇觉得好笑,知道杨清宛有心事却不敢问,而杨清宇也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

只是说不说的出口、再回想时还会不会难过,杨清宇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已经藏在他心里十多年,从来没与人说过,就算是与他最亲的杨清宛也是一样。

他有注意到杨清宛在为他治疗时,边上有一位门里的老先生。在他小时候还在修相知时受过这位老先生一些提携,推测上他应当知道杨清宇不再学相知的原因,杨清宇回想起他稍早看着自己的眼神,他能看出是万分的惋惜。

杨清宇抬手止住杨清宛的动作,让她先坐好了。洛明这时皱了皱眉,也悠悠转醒。

“清宇,醒了?”他一醒来,还没管自己的状况或是边上有没有人,直接坐了起来去摸人家的脸,杨清宇微笑”嗯”了一声。洛明彷佛没看见杨清宛也在旁边,眼里只有杨清宇,只是视线往下一看才发现,杨清宇稍早是褪了上半身的衣襟直接治疗的,此时他胸口大露,虽包覆了新的绷带,但还是将杨清宇瘦却精实的身材展露无疑。

洛明装作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跟视线,转头移开了眼睛,有一股麻痒的热流直往下半身而去,他强行忍着,低声对杨清宇说:”治疗完了,衣服先穿好吧。”

杨清宇眨了眨眼,才想起来被扒了衣服敷药包扎之后他上半身还是空荡荡的,脸上一阵羞红连忙要把洛明赶出去要重新穿好衣服。

洛明无奈嘟囔着都是大男人还怕什么看不看,但还是乖乖地出了门口。

杨清宛目睹全程一阵尴尬早就转开了脑袋,本来也想跟着洛明出去,但是想到杨清宇肩膀受伤穿衣不便,还是留了下来。

杨清宛长这么大还没看过几次杨清宇脸红,总以为是杨清宇脸皮厚,怎么洛明一来不只耳根会红,面色也会泛红了?最初杨清宛以为是兄长在憋着什么憋到泛红,但这几相处下来,倒不像这么一回事。她心照不宣地帮杨清宇打理好衣服,才去唤了洛明。他在外面时也整理好了被自己睡乱的衣衫,进来后去瞄杨清宇,杨清宇接了他的视线淡淡一笑,洛明索性也笑望回去。

杨清宛见两个人互相笑来笑去也不说话,突然觉得很累,很想回去。正想对两个病人告辞,远离这尴尬的气氛,可被杨清宇唤住。

“如今我与洛明两人都醒了,走动上也不成问题,不如就回我们居室休养吧,这里过于简陋,我与妳洛大哥做什么都不便。”

听了杨清宇的话,杨清宛却是皱起眉瞪了他一眼,杨清宇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又宠溺地笑了笑说:”我有话,不方便在这说。这里没有任何防备,谁都可以开这个门。”

杨清宛不知道杨清宇前一句是别有用心还是真的没什么,一脸古怪。听了杨清宇的话后她看了看房门,又看了看杨清宇,再看了看洛明。如果是觉得这两间小室生活不便杨清宛可以接受,至于兄长直接表示在这不方便说,洛明就在旁边杨清宇却毫无避讳的样子,难道是要一起说予他么?

她愈来愈觉得,杨清宇与洛明的相处方式很不可思议了。

最终杨清宛还是妥协,她将带过来的书册先拿回居室,唤了几个小厮与她一起回来帮忙。这次她学乖敲门等到响应之后才开了门,只见杨清宇坐在床边,洛明趴在桌上把玩自己的头发。俩人见杨清宛带来的小厮凑上来一副要搀扶的样子,两人都是莫名其妙。

“我并非伤到无法走动,何要小厮搀扶?”杨清宇无奈道,虽然他腿上也有几道伤口,也就些微牵扯了皮肉,并没有伤及筋骨。

洛明更无奈了,他虽伤的比杨清宇重的多,胸口、下盘都有几道深的见骨的伤,可是他修行这二十年来大大小小伤都受过,哪次不是自己止了血自己随意包扎过便起来活蹦乱跳,铁打的筋骨,这次的伤虽重,但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忍忍就过了。

杨清宛气的抱胸,这两人没有一个有身为重伤员的自觉,洛明她管不着,但杨清宇伤口已经裂开过一次,她可不想在看到悲剧发生。不想看到那个对外人看似冷漠,其实对在乎的人笑起来是多美丽的面庞,染上一丝痛苦。杨清宛不肯妥协,洛明与杨清宇也坚决自己不需搀扶,杨清宛斗不过他们俩,只好说:”那么,若是路上又受伤,你们俩就在床上躺一个月!确定伤口完全愈合才可下床。”她口中坚定的力道听得两人一抖,杨清宇这才发现,他这个妹妹好像有点恐怖。

回了自己居室,杨清宇终于放松下来。这一路走得很慢,路上长歌弟子看见他们都绕了开来,知道实情的人并不多,放出的消息只有杨清宇与一位客卿合作拚命护住了崖牙前辈。大部分人都认得杨清宇,却是这位”客卿”可没多少人有印象,现在人出现了总想好好瞧瞧,事件过后才没几天,要打听都只能收到两位都还在修养的消息,于是许多人目光总往洛明身上放。他以前带着眼罩不觉得,现在才知道这被人注视的感觉特奇怪的。看到了洛明,注意到的多是他向后梳的淡色头发与他脸上的刺青,杨清宇也发现许多人都在看他,放缓了步伐与他一前一后几乎是紧贴着走,洛明挑了挑眉玩味看着杨清宇比他矮一点的头顶,又闻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阵阵檀香,觉得自己脚步都轻盈了。

小厮动作迅速将茶送了上来,杨清宇低声道谢后便斥退了他们,两人还在纳闷杨清宇想做什么,他却只是拿起茶水闻了一闻,喝了一口表示泡得有点淡了。

杨清宛目光乱飘,迟迟不望向自家兄长,反而盯着洛明。洛明被她盯得莫名,又不懂杨清宛想做什么,两人挤眉弄眼硬是没能接收到杨清宛的想法。

“清宛,想问什么便直接问吧,别对妳洛大哥玩眼神交流。”杨清宇放了茶杯轻道。洛明遮起双眼多年,对单纯眼神互动理解能力很低,如果是肢体动作他还能感觉出一些蛛丝马迹,纯眼神他真的不懂。

“怕是清宛想问的,兄长不愿回答。”杨清宛低声道,杨清宇笑了笑,眼神飘开去看其他地方。不着痕迹地长吐一口气。吐了干净也下定了决心。

“清宛问吧,兄长必如实相告。”

“什么都可以问?”

杨清宇点头。总的该来的还是会来,况且已过去多时,那人还是自己妹妹。

但杨清宛问不出口,也不知道怎么问。为甚么不再用相知?为甚么为了洛明转了相知?当年发生了什么事让兄长放弃了这条路?杨清宛觉得问什么都不对,闭着嘴死瞪茶杯也无法开口。

杨清宇再度深吸一口气,洛明的手伸了过来握住他的手,彷佛在说”不想说也没关系”,但杨清宇回握了过去,笑着摇了摇头。

“清宛,我俩是掌门杨家的旁系宗亲,这妳知道吧?”杨清宇问。

杨清宛终于抬头轻”嗯”了一声,见她有了回应,杨清宇点了点头开口。

 

──TBC.

 

隐藏在杨清宇背后,改变他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我我我二少快窗了先去赶工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