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歌】傍山临水 (30)清宛的梦

剑网三——丐帮x长歌BL

※私设多

※大唐背景

※内容为成男v.s.成男,可接受再进入谢谢

 

以下正文

 

===============

 

洛明眉头大皱,动作轻柔地将杨清宇抱起,小心不再让他的伤口碰撞,杨清宇还有力气的那只手紧抓洛明的衣襟,脸埋了进去咬牙着喘气。他已经没办法管这姿势让他多不习惯了,只听见洛明低声对杨清宛喝到”快去找大夫!”,接着杨清宛匆匆忙忙应了一声便跑出去找人。洛明将杨清宇抱回他隔壁房的床上,才想将人放下,杨清宇却不松手。他屈起膝盖将自己缩成球,右手依然紧抓着洛明的胸口。洛明实在无法,也不忍心去扳他的手指,只好抱着人坐到床上,一下一下刷他的背给他顺气。

不知是缓和了还是开始习惯痛楚,杨清宇抓着衣料的力道小了,气息也趋近平顺。洛明的衣襟被抓出了些许折痕,杨清宇盯了一会,举起发软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想帮洛明抚平。洛明见状心里一软,捉了他的手举到自己脸旁,细细摩娑。杨清宇抬头看他,却读不懂洛明眼底的心疼与怜爱,只觉得这样的眼神非常非常悲伤,他不想见到洛明这样。

洛明又顺了顺他的背,扶他躺平,细心地用衣袖擦去他额头上的冷汗道:”清宛去叫大夫了,马上就会到。”

话音刚落,杨清宛与几位门人匆匆忙忙闯了进来,洛明识相地闪开让出位置好让他们治疗,自己拉了张凳子坐在门边。

杨清宛捣碎了一些药材,往杨清宇的伤口上敷,受到刺激的疼痛火辣辣地,如同火苗自左肩烧往全身,杨清宇再度狠吸了口气,硬是憋着不叫出来。他紧闭着唇,因为疼痛飙出了泪,杨清宛看得心酸却是无可奈何。

“洛大哥,清宛有一事相求。”杨清宛唤道,坐在门口担心的洛明晃了过来。

“何事?”

杨清宛抿了抿唇道:”帮我……握紧兄长的手。”杨清宇此时痛得左手青筋毕露,死死抓着床榻。捧着工具的小辈们让开位置让洛明去牵杨清宇。洛明用带着厚茧的手指一下一下去擦杨清宇的手背,助他安稳,使他放松。杨清宇将洛明的手握得死紧,他才知道原来杨清宇的手劲也如此大,握得他手指发疼。

杨清宛动作迅速,敷药、清理血迹、包扎,动作一气呵成豪不怠慢。药效渗进杨清宇体内之后他紧缩的呼吸正常了,手上的力量也松了。他双眼闭起躺着深吸一口气,才睁开疲惫的双眼看着杨清宛。杨清宛眼底尽是担心与责备,杨清宇笑了笑,举起伤得较不严重的右手,轻轻摁在杨清宛头上。

杨清宛叹气,拿下那只手放回他身侧,再给他盖好被子才道:”兄长,您刚死里逃生没多久,肩上伤口还没愈合,就别再给我们添乱了,好好休息。”打理完杨清宇,杨清宛站直了转头对洛明说:”洛大哥也是,兄长没有受过如此重伤,您折腾得起,兄长却不。”杨清宛却是不知,不是洛明在折腾杨清宇,而是杨清宇在折腾他自己。才刚退烧醒来就跑去隔壁找人,来回牵扯伤口早就不堪负荷,再被杨清宛这么一撞,便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洛明不语,不想去辩解自己其实什么都没做,只想杨清宇好好的。

结束了治疗老师父先领了他们几个门生去外头谈话,直接把杨清宇的伤当作教材指导了,并且夸杨清宛愈来愈有为人医者的架势,弟子们一来一往在外头讨论了小半个时辰才结束。送走了人杨清宛轻轻推门进来,杨清宇服了点药先睡了,洛明坐着凳子握着杨清宇的手,趴在床边也睡了过去。她小心翼翼关上房门,轻手轻脚过去拿布巾沾湿为杨清宇擦脸。

杨清宛并不清楚杨清宇曾发生过什么变故,在一个很久远的记忆里,那时的杨清宇是个十分阳光开朗又懂事的好哥哥,小时候的杨清宛看着穿起长歌服饰的兄长好生羡慕。她还记得待她终于到了可以拜进长歌门的年纪时,穿起入门服饰给杨清宇看,他还灿烂地笑起来拍了拍妹妹的头说真好看。正式加入长歌门后没多久,某日兄长回来眼里却已失去往日的光彩,变得阴沉不近人群。曾经围在兄长身边的友人一个一个离开,他也不再修习相知。这些年来她与杨清宇相依为命,后来的兄长早已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那个曾经光彩如焰的小少年只存在在杨清宛回忆里。知道杨清宇具体改变原因的人并不多,也因为当时杨清宇年纪过小,渐渐人们只记得那个清雅独立,眼底冷漠的小少年,只有在面对自家妹妹才会产生一些温柔的表情。

有时候杨清宛会想,那个阳光的少年,到底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梦境里的过客。她知道杨清宇随着年纪增长已经没有像过去一般阴冷,对外人虽依然冷漠,但表面上还是谦和的样子,配上他的好皮囊与狭义之心,行走上也没遇到太多刻意刁难。她一直隐隐觉得,兄长不再用相知与他当时的变化有关,可是年代久远,更多细节杨清宛也想不起来了。只是她心里还在纠结,那日清晨的战斗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杨清宇拼死拼活也要将人救回来,甚至不惜转了心法只为放个两招治愈。

刚刚治疗时杨清宛探过,杨清宇已经转回莫问了。兄长那年发生了什么事,这疑问藏在心底十多年了终究还是没能问出口。想问门中长辈,却都只是看着杨清宛摇头希望她别再过问。

杨清宛怀着心事,又出去取来几册书卷翻看,静静陪着房内两位熟睡的人。杨清宛其实不算是爱看书的人,但是她总觉得如果能看完万书楼所有书卷,搞不好能搜出一些蛛丝马迹。既然没人愿意告诉她,她就自己查!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杨清宛也趴在桌上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她在一片草原中奔驰着,看着自己摆动的小脚与小手,杨清宛知道自己在作梦,大概是小时候的记忆吧。

她没有与她父母的记忆,记忆中一直都只有杨清宇这个哥哥在照顾她。她记得她很小的时候曾经很害怕转变后的杨清宇,只敢规规矩矩地喊兄长,杨清宇自己修习琴剑也忙,却总是想办法抽出时间去教杨清宛读书写字。小小年纪的杨清宛当时不懂,只觉得杨清宇很严厉,却很期待杨清宇能来教她的时候。她觉得只有那时候自己不是孤零零一个人,杨清宇也一样,那段时间里他除了习琴练剑,便是回家陪着杨清宛。

梦里的杨清宛跑着,突然摔了个窟窿满脸是泥,却还是嘻嘻笑着。

“宛宛摔倒啦!”她开心的喊着,接着一双大手把她抱了起来,擦去她脸上的泥。杨清宛想看清来人是谁却是一愣,那男人的面部是一片黑雾,只能看清楚一点点下巴与唇角。梦里的自己没有给她时间好好去看男人的脸,她一转头去望前方另外两道身影,一个长的清丽女人牵着一位小男孩的手。女人的脸一样看不见眼睛,但杨清宛下意识就认为这女人很漂亮,唇角也跟自己有几分相似。那小男孩看着小杨清宛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她马上认出这个人就是杨清宇,但不是那个阴冷的兄长,还是那个人见人爱的相知天才杨清宇。

她感到有一股热流从眼中溢出,没想到梦里的自己也嚎啕大哭了起来。抱着她的男人一惊连忙哄着,女人也牵着小杨清宇赶紧凑过来哄。可小杨清宛就是哭,嘴里不停喊着”宛宛要哥哥,要哥哥”,男人只好把她放了下来,双脚甫一着地她便踏着歪歪扭扭的步伐扑进小杨清宇怀里,双手将他衣服抓的皱了两块。小杨清宇见衣服皱了也不恼,举起小小的却坚定的手抱紧了妹妹,嘴里安慰着”哥哥在这里”她才渐渐止住哭声。杨清宛赖在杨清宇身上突然辛酸起来,都说小孩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原来是真的。

哭够了小杨清宛才从杨清宇身上下来,随便抹了几把脸便与小杨清宇牵起手,一起向那两位并肩站在不远处的成年人奔过去。

杨清宛看那着两个人微勾的唇角,两个亲昵的称呼就要呼之欲出,可话到了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如同被按进水里无法呼吸也无法出声。两个音节貌似传进杨清宛耳里,她却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然后她睁开眼睛醒了。

 

──TBC.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