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歌】傍山临水 (21)再奏

剑网三——丐帮x长歌BL

※私设多

※大唐背景

※内容为成男v.s.成男,可接受再进入谢谢

 

以下正文

 

 

孩子们互相看了一眼,一个点头便扑上去缠着洛明的四肢。他没想到这些孩子会突然来这么一手,闹得他直大笑。唉呦,还换了战隼来啄他,这群死小孩难道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扳倒他了么?

“洛哥哥,你……你认不认输!”

“我们……我们已经打倒洛哥哥了,哥哥要履行诺言!”

“旁三离髓!”

“讲过了是傍─山─临─水──!”

几个孩子们围着他奶声奶气地说着,洛明却笑得不能自已。知道他们只是想听自己演奏《傍山临水》而无所不用其极搞围攻,笑容便停不下来。

他好不容易收了笑,孩子们还是攀在他身上,便起了戏弄之心,直接整个人站起来,两个抓他手臂的小孩经不住自己的重量摔下来屁股开花,脚上两个让洛明跳了跳也自己松开了手摔倒。

“唉呀,洛哥哥打败你们啦,这样怎么算呢?”洛明张开双手,故坐无奈地说。

四个小孩互相看了看,突然”哇”地一声全数哭了出来。洛明傻愣在原地,不带直接就哭出来的啊……这样让人怎么办?

哭声中夹杂着洛哥哥、打架、赢、输、欺负、想听歌等等的词语,洛明抓着头不知该当如何,只好顺着他们的意,抽出笛子演奏。一听有笛声那些孩子也渐渐不哭了,默默都围过来洛明脚边。当作是打架赢了洛明的奖励,渐渐笑了开怀。

其实他只是简简单单奏了一曲《洞庭》罢了,但孩子们至少也不再哇哇大哭,扰人清闲。洛明默默松了一口气,心想小孩也真是难带,动不动就要哭,哄了还不一定听话,却也容易满足止于现状。

洛明吹着《洞庭》一边想着他做的”切磋赢了就演奏《傍山临水》”的承诺,觉得还是挺不妥。虽然这种方法刺激了小辈们勤加修练,却失去了《傍山临水》真正的意境。原本就是用为情所伤之后重逢再遇的故事谱的曲子,哪有随随便便就能演奏出来的道理?若是强行演奏也无非不可,但也只会是虚有其表无其内涵的空壳子,带不出当时在船上与杨清宇合奏时的感动。

杨清宇啊……

洛明想着想着一个晃神接错了音调,《洞庭》的调子顿时变得极其古怪,他索性放下不吹了,孩子们也意识到他吹错,一个劲的笑他。

“去去去,都闪边去。你们利害自己吹去。”洛明挥了大手作势要赶人,结果反而孩子们追逐着玩在一块。

洛明听见后方有人甩着轻功飞奔过来,降落在他身侧:”洛哥。”

“何事?”他问。

来人道:”有一封来自长歌门的书信,据说是给洛哥的,前辈唤我来请您过去看看。”

听了这话洛明挑了挑眉,长歌门的?莫非是杨清宇?

洛明管不上自己看不看的见了,既然都是给他的书信,那找几位能懂字的念给他听便是。

向信使接过信件,洛明惦了惦重量发现不只几张纸,貌似是一本小册子,他觉得奇怪,如果是来自长歌门的信件应该是杨清宇寄给他的,可他明知道自己看不见,又为何……

洛明决定先不管杨清宇的用意,先找到人可以看信再说。他低头思付,直接往前帮主夫人──康华真的方向过去。

向对方说明了来意,康华真笑的慈祥便接过信件道:”此信来自长歌门杨清宇,信上说’月余未见,不知洛兄是否安好?曾听闻其他弟子言洛兄将直接返回洞庭君山,便直接将书信寄至洞庭了。如有冒犯还望见谅。随信书册为《傍山临水》之乐谱,清宇已与师父一同将其完善,交与洛兄过目。倒是需麻烦洛兄寻觅识字之人,实属无奈。清宇于长歌门内演奏时,竟不争地弹断了琴弦,门中长辈客卿也极其喜爱此曲。念此曲为洛兄首作,虽知洛兄无法视物,可清宇依然希望洛兄能收下一份乐谱,以聊表作曲辛劳。若是洛兄尚有疑虑,不妨回信长歌门杨清宇,或者明年端午前后清宇将返回扬州,到时再行见面之约,可好?’洛小兄弟竟然结识长歌之文人雅士,康某甚是惊讶。”康华真笑着说了洛明两句。

洛明只是抓了抓脸回道”缘分、缘分”便不说话了。

康华真将书信交还到洛明手上,拍了拍洛明的肩。

“年轻人,多结识益友是好事。”

洛明握着书信一个作揖道:”多谢康前辈相助。”

康华真呵呵地笑:”举手之劳。”

洛明告辞康华真之后,提着乐谱却也不知该作何处置,只能先往仓库里塞,待日后再作处置。

杨清宇送信予他,他心里开心便吹着口哨在总舵周围瞎转。许多门人都投去诧异的目光与表情,洛明也没查觉到,转溜溜飘过来又飘过去。

“洛哥这是……怎么啦?”一旁有人窃窃私语,几个心眼较强的都感受出洛明脚步轻快,平时沉稳的劲消失殆尽,彷佛一个痴傻小儿在乱跑乱跳。

“不知道啊,怎么看着他好像很开心?”

“开桃花了吧。”崔英走过来淡淡说了一句,附近的门人转向她。崔英看着他们的脸,有眼罩的歪着头,没眼罩的以一种极其怪异的目光看着她。

“……早上有一封信,给你们洛哥的,洛哥请康前辈念完信便成这副模样了。”看得我都傻了。崔英翻了翻白眼心道。

听了这样的解释,众弟子虽然觉得莫名其妙,没听说过洛明什么时候有了倾慕之人,也从没听过洛明身边有人的消息,但这模样若不是开了桃花,真不知从何解释。

洛明一高兴就会吹笛,这大家都知道。洛明这几天很高兴,大家也知道。只是这次他没有演奏,而是拎着一坛烈酒到处拉着人一起喝。”这酒可不一般~够辣,够香醇!不喝可惜阿……”他嘴里不停重复这些,手下却已经放倒了三位酒量尚差的小辈,众人一看就心惊。丐帮虽好酒,但是也要看跟你喝的人是谁、喝的是什么酒。如果对面是拿着烈酒的洛明,还是逃了保命要紧。

笑话,他刚刚才在众人面前放倒三个人,自己却还在乐呵呵地笑还想拉人喝,众人纷纷作鸟兽散,不想被他抓到。洛明还道可惜没人对美酒有兴趣么,便自个儿痛痛快快喝光一坛之后,飞上君山山头晒太阳。

虽然四肢有点不受控,但洛明自己知道他思绪还算清晰,没有头昏脑胀之感。冬日里偶尔露脸的阳光很是温暖。山头一阵冷风吹过,洛明不觉得寒,却不由自主想起那个体寒怕冷的长歌弟子,是不是有好好待在屋内或是穿好棉袄。怀着这样的心情洛明站起身来,将笛子举至嘴边一催,先是一节缠绵且悠长的小调,接着气息渐收,一股淡淡的苦涩在音律间散开,接着又是第二个、第三个小调。他重新整理好气息,一连串音律从他手中流泻而出。虽然已经几个月没听,但几个弟子一听便想起这就是《傍山临水》,激动的又跳又叫想寻洛明的方向。只见那人独自立于山头,手中旋律虽然一样幽美,可少了杨清宇的琴声相伴,失了点精彩,反而更显凄凉与思念。这首曲子的故事洛明只有对杨清宇一个人说过。故事对他的意义非凡,他只想告诉能读懂他曲中情绪的人。想着长歌门中多是喜好音律修士,如果是杨清宇弹奏了,一定也会有人问到吧。洛明笑了笑,气息没控好飘忽了一瞬间马上又被他抓回来。

洛明的笛声情感饱满,收放自如,旁人也容易受其感染。当洛明收起情绪轻声吹奏时,那如水般悠远的思念与感慨如洪流般,淹没在场所有正在听他笛声的人。后面又渐渐放开迎来的小高潮宛如见到相思之人,迸发出来的喜悦之情无可比拟,就像一根救命稻草,将被淹没之人救了上岸。

崔英发现自己眼角微湿,转头抹了干净却又流出来。

边上几个跟着崔英久了的小伙子发现这前辈哭了都围上去关心,却一个个被崔英揍的叫苦连天,说多管闲事。其实她只是受到洛明笛声影响,突然很想念她那个远在大漠的情人,想着该好好去他那里走一遭了。

吹奏完毕,洛明将笛插回腰间,举起手默默的摘下了自己的云幕遮。

 

──TBC.

赶日更压线!!!!!(喂

嗯,总之终于摘了

在那曲中洛明自己想通了一些事,有一半原因事那些得关系,一半则是真的不想为其束缚

至于想通了啥,我就不用说了吧?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