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歌】傍山临水 (20)浮华双子

剑网三——丐帮x长歌BL

※私设多

※大唐背景

※内容为成男v.s.成男,可接受再进入谢谢

 

以下正文

=========

 

果不其然,尚不过一个时辰,所有上来切磋的弟子无一不被洛明打得落花流水。无论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全部惨败。甚至还感觉得出洛明都留了余地。几个资历浅的洛明还让了一只手,却连洛明身上的布料都摸不着,被打得在地上乱滚。

周围都是调息打坐的惨败弟子,洛明坐在中间脸不红气不喘地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久没打得如此通体舒畅了,果然不该为了养伤就荒废这么些时日的!骨头都要散了似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了洛明的话,那些没有与他同船的弟子们才知道其实洛明正怀着内伤。但是连如此都无法碰他一根汗毛,不知是自己太弱还是对方太强。

此时丐帮大师姐正好踩着木板道上来,洛明起了身,笑脸吟吟对一众弟子说:“好好听大师姐讲学吧,省得给咱们丐帮丢脸!”

话落,他又踩着轻功飞走了,再度留下一众弟子面面相觑。

洛明打了一架觉得筋骨正舒爽,又飞到前一日带着杨清宇来到的土丘上坐着。听着风吹过的声音想象眼前的画面,想象当时他搂着杨清宇的时候他的表情与那个场景。想象杨清宇那双人勾人的桃花眼的各种情绪。

洛明就像一只偷腥的猫儿,对杨清宇吃着豆腐,然后保存起来细细品味。

已经多年没有遇见有这么一个人,能让洛明有摘掉眼罩的欲望。都要十年了吧?洛明感慨。虽然认识杨清宇不过月余便破戒数次,让几位故人知道了又要被笑话。

坐着坐着洛明一个后仰躺了下去,便听见耳边一个轻若鸿毛,压着耳边濡湿草地的声音。洛明激灵往旁边一个扫堂腿,一个闷哼与踹到人的实感传来。那人直接被掀翻出去。

洛明警觉地起身,将感知散发出去。只有两个人。

“你们是谁,来做什么。”洛明低沉的嗓音又略略压低威吓着。刚刚被他打飞出去那人几乎痛得说不出话,另一个赶紧上去扶。

“这么多年没见……出手真狠呀洛哥。”

洛明一愣,很耳熟呀这个声音。

“……兄长?”

“唉,我没事,你哥我没那么脆弱。”

认出来人,洛明不想说话。

这两人是藏剑山庄的浮华双子,兄弟俩没有姓氏,自从有记忆以来就一直是两个人相依为命,他们不像许多藏剑内门弟子承叶姓,而是只有名字。是何人取、为何取都已记不清了,只记得两个人名字互映,一个唤作朝熙,一个名叫夕墨。

朝熙是哥哥,夕墨是弟弟。兄弟里总是哥哥提点弟弟较多,他们却不然。朝熙总是横冲直撞淘气的那一个,要不是有夕墨拉着,都不知道要惹出多少事端。

这对双子倒也奇葩,大的个性开朗可总是想出些奇特的怪点子,想到了还会直接实行,只是老会被严谨稳重的夕墨拦下。若是不知道的人,多半要以为夕墨是哥哥,而朝熙才是弟弟。

无论如何,若是这对双子两人都像朝熙一般失控,那藏剑山庄大概早已被闹得天翻地覆了。

“我不过是想看看洛哥是不是与以前一样敏锐,没想到,哈哈,竟是更厉害了。”

洛明若是此时没有云幕遮,必定会给朝熙一个翻到后脑去的白眼。

“浮华朝熙,要是你没有夕墨跟在身边,我看迟早会死的体无完肤。”洛明不屑地说。

朝熙却仰头大笑道:“这世上可没有如果啊,况且我们兄弟俩会一直在一起的。”

洛明一脸嫌弃,他不想跟这个笨蛋说话。

“夕墨,你们怎么会来君山?”他转向较稳重的弟弟问。

“任务归来,顺道见见老朋友。”墨语调清冷,是种实话实说的语气。

换洛明一笑,道:“倒是。自从我在各地游走之后就没再见过了吧。们兄弟俩时间可掐得正好,我才刚回来,便让你们碰上了。”

故人相见,但是丐帮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只三人坐在这土丘上,聊聊天。

“洛哥最近挺意气风发的?"朝熙说。“又是喝酒又是与人打架,还把一票弟子全干翻了,连我跟夕墨连手都没这狠劲。”他边说着边向一旁倒过去,活像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在闹腾。洛明见他这样子只能摇头,永远的少年心性,多少年了依然不改,倒是一旁夕墨坐的端正。

听了朝熙的话夕墨只是淡淡地说:“对抗时不曾用全力。”

一听自家弟弟这样说,朝熙马上跳起来哀嚎:“原来墨墨在打架时从来都不用全力吗!你这样对得起努力厮杀的哥哥我吗!”

然而夕墨只是淡淡往他那方向一暼,道:“留有余力,打不过还能退。”

朝熙静默了下,然后又倒了回去说:“那之后阿──等夕墨跑安全了再来救哥哥吧!我就喜欢痛快地风来吾山!”

洛明真的受不了这个笨蛋黄鸡,只好把他当小孩子不去计较。不然只会愈想愈忍不住想把拳头往他身上抡。

“说吧,你们的目的应该不只顺道来看看我吧?”洛明说。西湖藏剑山庄与丐帮洞庭走水路近的很,他却很少与双子见面,虽是友人但平时也鲜有亲密往来,能有点交集无非是他有事去趟藏剑,或是双子有求于他,帮点小忙。

听洛明如此说,连朝熙都襟危正坐了。洛明挑了挑眉,却是朝熙从怀里掏出两块布料交与洛明。布料的边角皆破败,应当是被人撕扯下来的。洛明细细一摸,发现其中一块与云幕遮材质非常类似,另一块则摸不出头绪。他等着双子向他解释。

“近期追查的事件,在出事地点搜到这两块布。单从表面看来很像丐帮服饰的布料,便拿来与洛哥鉴定一二。”夕墨说。洛明感受到兄弟俩的期盼与闪烁的目光,却只能叹了口气将布料交回朝熙手上。

“这俩块都不是丐帮正宗的服饰用料。如果想从丐帮里追查,你们洛哥我帮不上忙。虽然一块很像云幕遮,可云幕遮强韧,鲜少为外力所破坏。况且……云幕遮是入门时掌门所赠,一人一生只会有一条。就算用不着了,还是会带在自己身上小心收好。面料的织法与真正云幕遮也不同,你们死心吧。”

问完想知道的事了,朝熙抛来几块银碇当作交换情报的交易。几人见过聊过正事也做完了,双子起身就要告辞。洛明面对他们,不偏不倚地一手按住了一人的肩,以仅三人听得见的音量道:“适时收手,小心为上。别被仇恨遮蔽双眼了。”

两人同时轻道:“知道。”洛明这才放了人走。

两人踩着轻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洛明转身,一阵风带着寒气吹来,洛明虽不觉得冷,但渐暗的光线他也知道要落日了,才动身往总舵过去休息。

洛明隔日一早便放话,想听《傍山临水》的门人都可以找他切磋,只要有一人赢他便会演奏一次。弟子们有为了听曲来的,也有单纯想与洛明切磋的。第一日与前一日开始时状况几乎一样,短短时间内全军覆没,连洛明都没摸着就打输了。有几个特别惨,洛明一个忘记放水就把人掀到总舵下面暂时爬不上来。此一情形持续了一周还是许多人想来挑战。闹的马天忌都讶异怎么这些小弟子们突然热爱起练武了,连木桩区都是满满的人。

头两周来切磋的人很多,洛明也就当活动筋骨塞塞牙缝,后来众人貌似渐渐发现与洛明的差距,洛明总像在逗着他们玩一样,只好更加勤奋修练。

这天洛明一个人躺在君山山顶哼歌,切磋赢便奏《傍山临水》的规矩依然在,一个月过去之后每天来切磋的少了许多,如同往日待在门派里有后辈不时前来讨教的程度罢了。偶尔愈见稍有小成的,洛明总会边切磋边悉心教导一番。

他边哼歌,一边发现身边多了几声不熟悉的隼鸣,都不是他所养的栖夜。他凝神一听,旁边角落传出点点噪音,他们脚步很轻,声响极中。“都出来吧,还躲呢。”洛明说,几个小朋友还躲着不出来,洛明又说:“你们的隼都出卖你们了。”

孩子们终于知道再躲也没用了,只得乖乖冒出来。

“找你们洛哥哥什么事?”洛明坐起身,笑着问包围着自己的四个孩子。

 

──TBC.

 

过渡章~

20章了,<傍山临水>差不多更了一半了

每天这么坚持也挺开心的

傍山临水结束之后也不知道下一篇能不能用这个速度

到此算是让这个系列的角色都出来过过场了

像崔英、冉季、浮华双子,他们都有自己的一个长篇

至于啥时填完,我先洗洗睡吧(逃跑)

 

最近过着固定10-12修文然后睡觉

白天起床就做衣服的生活

吗个机儒风二少好多东西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