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歌】傍山临水 (12)砖瓦声起

剑网三——丐帮x长歌BL

※私设多

※大唐背景

※内容为成男v.s.成男,可接受再进入谢谢

※没有意外会尽量日更(存稿任性嘿嘿嘿

 

以下正文

=========

 

 “清宛?何事?时候不早,快休息吧。”

杨清宛的声音透过门闷闷地传进来:“清宛只是想提醒兄长,入睡时记得关窗,风正好从窗户进来。”

“我知道了,谢谢。”

杨清宇等着杨清宛离开的脚步声,可是他等了等,却什么也没听见。

“清宛还有何事?”

她默默深吸了一口气才道:“清宛只是……想念兄长的琴声了。”

杨清宇失笑,答:“清宛也知兄长的琴艺尚不纯熟,怎么还想听。”

杨清宛不说话,却也不走。杨清宇叹了口气,知道这是杨清宛无声的撒娇,便道:“那只好清宛稍等一会了,兄长……正在沐浴。”

门外的杨清宛”噗”地一声笑出来。杨清宇无奈地从有点凉了的水出来,拿了小二挂在一旁的布巾擦拭,长发无法迅速全干,只得穿了中衣之后,取布巾披于肩上,这才能为杨清宛开门。

门一开,见兄长只穿了单薄的中衣便来开门,杨清宛皱了皱眉,杨清宇侧身迎她进来,关好门才去取了外衣披上。

房中大桌上有一壶尚温热的茶,杨清宛过去倒了,推到杨清宇面前,他笑笑,没去动,只是坐到自己的琴前面简单的调了音。

他先对着小妹微微睁大双眼的表情温柔一笑,轻轻地拨起了弦。一开始手法轻柔地几个单音,接着才慢慢加进主旋律。因为是杨清宛从没听过的曲子,于是她眼睛一亮,杨清宇一看微笑更深,连眼尾都微微瞇起。直至弹到高潮处,杨清宛不只眼睛明亮,就连眉头也高高跃起,杨清宇心想果然是这个反应,直至一曲终了,杨清宛还沉醉在音律里起伏。

“好美的曲子,兄长自何处学来的?可有曲名?”

杨清宇双手压着琴弦止住泛音,对杨清宛解释道:“此曲为兄长一友人所做,名为《傍山临水》。由我演奏是差强人意了点。若是那位友人来,定不会如此沉闷单调。”

杨清宛听他这么一说,举起手轻轻在下巴摩挲,道:“竟然有人的演奏能让兄长自叹弗如,到底是何方神圣……”

杨清宇敛容道:“兄长琴艺不精是事实,自然有许多人在兄长之上。”

这种话他重复多遍,终于让杨清宛受不了了,她往桌上一拍站了起来,严肃对杨清宇道:“是,掌门确实是说过兄长琴艺不精,可那是与门中几位前辈、与琴魔、与掌门相比。兄长琴艺于门人之中已算是个中翘楚……“说到这杨清宛双手离开桌面,居高临下地对着兄长说:”为何还要不停将琴艺不精挂于嘴边?”

杨清宇抬头凝视着与自己有八分相似的妹妹,突然有那么几分心疼。他将视线转回自己的琴上,十分温柔的抚着琴身说:“‘学海无涯,唯勤是岸。’清宛当知此理。若是因为胜于许多门人便自得意满,那岂不是再无法进步?在琴艺登峰造极那天之前,兄长说自己琴艺不精,都不为过。”语毕他抬头对杨清宛灿烂一笑:“况且清宛琴声比兄长好听呀。”

杨清宛眉头轻皱,慢慢坐了下来,轻声说:“那是清宛幸运,拿了把好琴。”

“那也是属于你琴的,属于你的实力。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杨清宛对着杨清宇眨了眨眼,只能叹了口气表示接受。

杨清宇似是想到了什么,轻轻“啊”了一声,起身过去床榻边,从褪下的衣服里掏出一张纸,摊到杨清宛面前。正是白天时杨清宇急速在茶馆写的《傍山临水》乐谱。杨清宛双眼再度清明起来,拿起纸仔细端详一阵。愈看眼底的欣喜愈浓,虽然因为杨清宇抄得急了有些字看不清楚,但大抵不影响杨清宛在脑中描绘旋律。一看作曲者,洛明二字写得端正,明显是出字杨清宇手笔。

“兄长,作曲的洛明,莫非是方才那位?”

“正是。”杨清宇说。

杨清宛低声重复念了几次《傍山临水》,确实曲中有山水的壮阔。名字好,旋律也好,杨清宇彷佛在妹妹眼中看见了欣喜若狂。

“只是此乐谱……并没有方才兄长弹的丰富?”

杨清宇点了点头道:“兄长方才所弹,是以古琴合声为主,旋律为辅。虽然不是不行两者兼并,只是担心泛音过重,反而互相牵制影响。这一张乐谱所写仅为《傍山临水》之主要旋律,时间紧迫便只先写了主调。”他解释道。弹琴时要止住多余的泛音这道理杨清宛也懂,了然之后便扶着下巴继续盯着乐谱研究。

“此曲原为何种乐器所演奏?”她看出曲中滑音甚多,若是以琴奏之,应当不甚理想。她直觉认为便是笛,杨青宇开口便证实了她的猜测。喜爱音律的杨清宛突然很后悔对洛明没有释出善意,反而狠狠瞪了对方。

“若是有机会,定要与洛大哥好好讨教讨教。”盯着乐谱杨清宛低语,杨清宇失笑说了句”时候不早”杨清宛才想起来她尚在兄长房里。她将乐谱折好便要还给杨清宇,微微下垂的眼中满是不舍,杨清宇轻咳了一下,道:“此乐谱就赠与小妹吧。兄长这里还有一份,不必在意。”

杨清宛等的就是这一句,她向杨清宇一个作揖道了声“谢谢兄长”,便迅速闪回自己房间内。

杨清宇目送妹妹回房,又向小二要了另一条干净的布巾去擦自己半湿的长发。他盯着自己那段比其他稍短且带着突兀平整切面的发尾,抽了出琴中剑。心里面埋怨:“造孽啊……”接着修剪起那段的发丝。他看了看完整融入其他发丝的那搓头发,满意地收剑入琴。

记得清宛提醒过自己,要关了窗户再就寝,杨清宇便走到窗边探了探头。此间窗口并不像其他单间正对着其他店家或道路,而是对着客栈后方的树林。此时还能看见远方扬州城内灯火通明,俨然一座不夜城。他轻倚在窗口感受阵阵冷风吹过,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但是他不想关窗,房内过于闷热,他不喜欢。桌上的茶尚未全凉,虽然不好喝,但为了自己身子,他还是去喝了。况且今天已经喝了三坛酒,也不好再去打扰已经去歇息了的店小二。

他靠回窗边,看着扬州城的灯火与远方的点点星光,哼起自己谱的那首,还没有名字的半完成曲。从一开始的沉吟渐渐拉高,接着一段熟悉的笛声从窗户上方传来,杨清宇怔了一下碰掉窗户的支架,窗户砸下来“碰”地一声,好险他快步往后才没撞歪鼻子。

 

——TBC.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