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歌】傍山临水 (7)第一次接吻

剑网三——丐帮x长歌BL

※私设多

※大唐背景

※内容为成男v.s.成男,可接受再进入谢谢

※没有意外会尽量日更(存稿任性嘿嘿嘿

※与实体书有出入,以此为主(我才不会说是校稿没校好......#猪

以下正文

=========

杨清宇飞奔至扬州城门外的小茶馆,向老板娘借了纸墨笔砚并要了一壶茶。时过境迁已经很少侠士会来这边吃茶,难得有客人,赵云睿便与他多闲聊了两句。当说起还是有人会图个怀念来帮她做事,但更多的是空虚的感慨时,赵云睿止不住眼里的心酸落了几滴泪,被她迅速抹掉。小二依然卖力地再喊客官里边请,但是真正会进来驻足的已经不多了。

一边聊着杨清宇一边振笔疾书,起初老板娘还看不懂,久了便发现其实他在写的是乐谱。见他认真的模样赵云睿便不打算再打扰,看了一眼杨清宇放在一旁的琴,默默帮他斟满空了的茶杯便去忙了。

洋洋洒洒写完三大张《傍山临水》的乐谱,杨清宇将其中两张收好,只留一张没收准备交予洛明,向老板娘道了谢并付了茶水钱。赵云睿对他挂起招牌微笑说:“谢谢客官,欢迎再来。”他突然忍不下心直接走开,还是接了老板娘与茶馆小童的委托。尽管酬劳不多,而且也是图个怀念,但对赵云睿来说,已经足够。她对杨清宇再三道谢,杨清宇作揖客套了一句“举手之劳无足挂齿”便转身跑回渡口。

此时船上只有洛明一人。结束工作之后他把其他人赶去饭馆吃饭,自己一个躺在甲板上看着扬州的天空一边等杨清宇。看着看着不知何时便睡了过去,连杨清宇跳上了船都没发现。杨清宇看不出来他睡着了自己说着话:“哎,洛明我回来啦,你躺在这里……”话说到一半,发现人没回应,他便凑近一看。洛明呼吸缓慢而沉静,安稳的表情少了平时的嘻笑显得稳重了几分,发丝散落又露出他侧脸上的刺青。杨清宇在他身旁坐下,轻轻拨开他黏在脸上的几绺头发。

“还是这样好看。”杨清宇低语,一边伸手把洛明的嘴角往上推了推,看起来便是他平时那个意气风发的戏谑笑容。接着他松开手,移到他侧脸上的刺青。杨清宇细细一摸发现纹路中有不寻常的突起,凑近仔细一看,发现估计是一道从额角划至脸颊的伤疤。杨清宇震惊,这刺青非常巧妙的顺着伤疤绘制,不这样仔细去摸去看根本不会发现那惹眼的龙纹刺青下是如此惊悚的伤口。

杨清宇慢慢收回正些微颤抖着的手,心情突然有些莫名的低落。其实他对这个人可说是一无所知,只知道他跟自己一样喜欢旅游,有许多他不愿启齿的过去,也很常走在路上就遭仇人暗算。虽然福大命大每次都死里逃生,却也不是没有哪天就被弄死的可能。杨清宇目光移向洛明身上其他处刺青,一个令他背脊发凉的想法撞进他脑海:有没有可能在那些刺青底下也是一道道伤疤?杨清宇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却也不敢去想去证实。

洛明眉眼轻颤,喉头传出有点粗重的喘息。杨清宇发现不对劲便凑近一瞧,突然后颈一道无法反驳的力量,重重压了下来,两个人的唇便贴到一起。他还来不及做其他反应就被洛明撬开牙齿,让他舌头探了进来。洛明有些粗暴地啃咬吸吮着杨清宇的唇办,他臂力比常年扛着琴的杨清宇还要大,杨清宇挣脱不开只能任他在自己嘴上撒野。

“嗯……唔……”洛明的吻十分强势而充斥着欲望,细碎的呻吟从杨清宇嘴里漏出来,无可抵挡地被吻得满脸通红才好不容易挣脱对方的嵌制,逃离开来。他坐直了反手掩住自己的嘴,惊恐地大力喘着气,此时洛明才悠悠转醒伸了个懒腰。

他自然是看不见杨清宇此时的脸色与被他吻的发肿的嘴唇,开口唤了一声:“清宇?我睡着了,抱歉阿。”一派天然的语气,看来他并不知道刚刚才拉着扬清宇好一通吻。

……看来,是真的在作梦啊。

杨清宇遮着嘴低低应了一声说:“嗯。我将《傍山临水》的乐谱写好了,你好好收着。”说着便掏出一张纸塞进洛明手里。

洛明大笑几声说:“哎竟然是去写了乐谱,哈哈哈真是多谢了!虽然我拿着也是无用武之地。”接着他发现杨清宇的气息有些不稳且粗重,说话声也有些闷,似是隔着什么东西一样“清宇?你还好么?有没有事?”

杨清宇身体一震,倏地站起来说:“杨某无事,多谢洛兄关心。那么清宇就此告辞,后会……有期。”他说的有些急,称呼也从较亲昵的洛明转成洛兄。洛明觉得诡异却也说不上哪里不对,便也站了起来一个作揖说:“那便就此别过了。路上小心,后会有期。”

然后洛明感觉到船上一震,人确实走了。

接着他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唇,觉得那梦境最后那个吻未免太过真实,而且是他前所未见的那样柔软且令人沉醉。

“怎么就睡到作梦了呢……”洛明把原因归结到搬货太累而扬州的阳光又太舒服,才会睡过去。他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将乐谱小心折好收到里面去。就算他记得清楚用不到,但总归是杨清宇的心意,他不想因为意外糟蹋掉了。

接着他翻上船顶,拿出笛子又开始演奏起来。

 

杨清宇离开渡口之后又在扬州城里转了转,还到广场附近与各路侠士切磋了会活动活动散漫了几日的筋骨。对手还在追着杨清宇,追到一半突然一个拱手说:“今日便到此为止吧,徐某甘拜下风。”

见对方不再恋战,杨清宇也回礼道:“多谢指教。若有缘咱们他日再战。”语毕对方一个转身,向他后方娇艳欲滴的一位女子跑去,两人挽着手渐行渐远。杨清宇静静看着他们走远的身影,把琴翻到背上背着。正要踏出脚步赶往约好的见面地点时,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了起来。

“师兄!!!”杨清宇一征,转身看去。一位尚未完全长开的蓝衣少年向他疾跑过来,作势就要往他身上扑。他一个侧身轻巧闪过撞击,并出手扶住少年的身子。

“冉师弟,注意举止。”杨清宇皱了皱眉轻斥一声。对方知道杨清宇只是怕危险随口说了一句,没有认错却笑咪咪地道:”杨师兄好久不见。”

杨清宇回道:”确实是许久未见了。”

“师兄,师姐已经先一步到客栈了,咱们快过去吧?”比杨清宇矮一头的少年挽起杨清宇的手臂,甜腻腻的语气让杨清宇非常不习惯,尴尬都写在脸上。

谁知此人对他的表情,那是一个置若罔闻。

“清宛已经到了?走吧,莫让她等太久。师弟快放开师兄,这样可不好走路。”杨清宇瞪了一眼黏在自己身上的师弟,他笑笑地松开了手。

杨清宇叹了一口气,甩出了轻功直接飞至约好的客栈前。

一楼饭厅坐了半满,杨清宇与冉季二人进了门口,店小二一看两人皆是仙风道骨之态笑吟吟地迎了上来说:“客倌要留宿,还是吃饭呀?”

杨清宇淡淡一笑,语气上却是与表情完全相反的冰冷:“找人。”

那店小二脸僵了僵,没想到这位长歌弟子一脸温和实际上却如此冰冷,而将笑脸转向一边的冉季。

“吃饭、吃饭,小二你们这里什么东西好吃呀?”他们两个开始去讲饭菜,而一进门杨清宇便看见一方靠窗角落的一位女子,周围坐的都是一些明显的好色之徒。他知道这女子个性断不会选在一群男人之中坐下,那么必定是她落座之后这些人才出现。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径直走到她面前坐下。

“清宛。”      

本低着头翻看手中书卷的女子抬头,见了来人是杨清宇便放下书,双手抱拳往前一推:“兄长。”

——TBC.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