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歌】傍山临水 (5)桃之夭夭

剑网三——丐帮x长歌BL

※私设多

※大唐背景

※内容为成男v.s.成男,可接受再进入谢谢

※没有意外会尽量日更(存稿任性嘿嘿嘿

※与实体书有出入,以此为主(我才不会说是校稿没校好......#猪

以下正文

=========

突然间舱门大开,两三个丐帮弟子晃着身体走了出来,吓得杨清宇一缩,洛明的手悬在空中也尴尬索性放下,转头去看刚晃出来那些家伙。

身形不稳、口齿不清,嘴里哼的曲子完全不着调,对身边人说的话也不成句。彷佛随时会倒下的样子,两人笃定他们一定喝醉了。

“丐帮弟子喝醉,说出去不笑掉人家大牙?”洛明摇头低着声说。

其中一位弟子甲貌似听见了他的低喃,盯着洛明就喊:”洛哥不能喝酒……嗝,嘻嘻……不开心了呀……”

弟子乙一听,咯咯笑着也说:”谁叫洛哥……受了内伤呢哈……你酒、咳,别调侃洛哥噗……”

洛明与杨清宇就看着几个人这么说着摇摇晃晃的走近,后面说话那位脚下一个不稳,”噗通”地摔进水里,手上拿着壶拍着水还在咯咯笑。另一人见同伴掉进水里,在船边弯着腰要看,却是洛明”嗤”了一声抬起一脚把他也踹了下去。”碎嘴,你洛哥喝过的酒比你吃的米还多,还担心这几天不能喝么。”

“……噗。”安安静静看了全程的杨清宇忍不住笑,语气含着满满笑意道:”酒醉胡说,你别跟他们较真。天冷了还是快拉他们上来吧。”边说他放下琴挽袖便要去拉,洛明却拉住了他的手。

“你别,到时换你被他们拉下水。”  

杨清宇一脸茫然地看向洛明,他又补充道:”酒醉之人控制不好力道,船边又滑,你掉下去了怎么办?早些时候你才差点下去,少让人操心。”他说的是白天上船时杨清宇脚滑被他拉住还被搂了腰的事,杨清宇顿时语塞。

“再让他们在水里待一会清醒清醒。”洛明双手抱胸,冷冷地说。水里两个人十分自在的漂在水面上完全没有落水时的紧张,不知是水性极佳还是抱了个酒壶的关系。杨清宇无奈地起身,进去舱内想找人拉他们上来。谁知一进门只看见几乎所有人都醉了七八分随意倒在地上睡,只有一个看起来较为年轻,未戴云幕遮的女子还清醒着。满室狼藉,杨清宇目瞪口呆。发现有人进来女子抬起头看,双手往前抱拳道:”杨公子,见笑了。”

杨清宇微笑,只能麻烦女子协助。才说完他们两个落水她便爽朗地拍着膝盖大笑。”两个蠢货,果然摔进水里了。杨公子放心,他们俩皮粗肉厚这点冷不算什么,倒是公子自己莫非是受凉了,脸色泛白阿?”她说着往后翻出一条褥子往杨清宇手上塞:”干净的,将就摀一下吧。原谅弟子们带着云幕遮看不见,怠慢了。”说完她往门外去,又是一串大笑声。

杨清宇往双手哈了口气,将那条薄褥披在自己身上,跟着出去看看状况。

只见洛明一脸阴狠泡在水中,正在抓那两个喝了酒乱游的家伙,好不容易弄晕一个往那丐姐的方向推,转身又去追另一个。丐姐手脚麻利地把他拉上船,拖去一边放好,宛如在拖尸体的样子让杨清宇嘴角抽搐,丐姐刚好瞥到便对着他嘻嘻一笑。洛明这时翻身上船,一甩头发上的水转身把另一个人也拉上来。他抹把脸往旁边呸了一下,低声骂道:”妈的,当老子吃素是不是。”结果那丐姐又大笑起来。

杨清宇疑惑:”怎么啦?”

洛明转身背向杨清宇,一把解了自己的云幕遮拧着水说:”还能怎么?我估计他们俩兔崽子应该泡水泡够了要拉他们上来,结果被拉下水呗。”

嘴角失守,杨清宇又笑了起来。

“妈的,连云幕遮都湿了。”洛明骂着,转头对那丐姐说:”崔英,借我妳的吧?”杨清宇还来不及看到洛明的脸,崔英手脚利落拿出布团一抛,洛明接了便往自己头上戴,自己的则是挂在腰间放着让它干。

“这两个怎么办?就丢在外面?”崔英问。

“死不了。”  

洛明这样的回答让崔英翻了翻白眼,还是打算把他们弄干带回舱内,杨清宇想帮忙却被她赶回船舱。他无奈一笑,道了声谢谢便跟说完那句”死不了”的洛明一起进去了。洛明正想办法要把自己弄干,杨清宇看他发还滴着水,顺手拿了条干净的布凑了上去。

他伸手解了洛明的发带,对方身体一僵便感受到有块布盖了上来:”发不先弄干,容易受风寒的。”杨清宇细心地擦着他的头发,后者也就纵容前者的手在自己头上闹,说实话,他还不讨厌。洛明脸上又浮出一层浅浅的笑意,被刚进来的崔英撞个正着。

……崔英突然有点想念戴着云幕遮的时候,只是现在她用不着的那条正在洛明脸上,欲哭无泪。

杨清宇的脸本就生的温和,加上长歌门风雅致,独身行走江湖时不喜接近人群的习惯经常给人端正超然的错觉。但现在有洛明在旁,反到自在起来,举动皆是真情流露。本来也没人会去注意到杨清宇的表情,只是崔英一看见他跪在坐着的洛明身后为他拭干头发时的脸,才知道原来这位新来的乘客是如此温柔的人。

三人好不容易安放好两位掉下水正在呼呼大睡的醉鬼,早已明月高悬。崔英正想赶人去睡觉,但不知何时舱内早就没了一丐一歌的身影,才知道这两个这次不坐船沿,早爬到屋顶上数星星去了。

杨清宇依然披着那条薄褥,洛明在旁边随兴坐着。两人脚边是一坛开了封的酒,洛明没喝,纯粹开来让杨清宇暖身的。他喝了几杯便放下又开始拨弦。崔英也就不打扰,径自熄了灯先休息了。

隔日一早,不出杨清宇所料,那些喝醉的弟子们全都宿醉了。渐渐从船内传出的许多呻吟声听的洛明暗自摇头,却也觉得奇怪,丐帮弟子们几乎天天以酒洗面,怎会轻易就让这伙人醉得如此厉害?他与崔英一讲,崔英领他去看货舱才知道这些人一夜之间喝了多少。饶是洛明这样酒量好的人都惊呆了,这些可都是出发当地最烈最猛的酒品,酒香醇厚但后劲极强,也难怪会放倒一票丐帮人。

好险崔英事先置办了些解酒药,分送下去倒也没那么多痛苦了,又有杨清宇在一旁弹奏清心音,况且许多人还尚未清醒,洛明只得暂时压下情绪,待大家清醒后再发作。

“洛兄何故眉头深锁呢?”看出洛明的不对劲,杨清宇轻轻问了一句。

洛明叹了口气,按了按皱得发酸得眉头不回答杨清宇的问题,只是反问:”倒是你,前前后后喝得也不少,真的没醉?”

杨清宇心里一暖,说:”没醉。”大概。

昨晚的所有事,所有细节、举动杨清宇都记得清楚,就连︽傍山临水︾的曲谱他都完整记得。只是他没想透怎么会鬼使神差地帮洛明擦头发,或是让他握着自己的手摀暖。如果真的是因为饮了酒才有这些反应,那未来还是真的别喝罢,要是在身旁的不是品行优良的洛明,免不了要出事。

洛明只是稍微惊讶地说:”真没醉?挺厉害的。”接着他敛了敛容,继续锁着眉头进入调息。

杨清宇便不吵他,继续弹奏。

这时大伙差不多都醒来,有几人甚至跳下水,让自己清醒过了。没多少人发现洛明散发出的气质,还自顾自地在欢乐。洛明默默站了起来,杨清宇同时也收了弦音。

洛明轻轻一个冷笑,用一个不大,确能让室内众人都听得清楚的音量道:”我对你们,很失望。”众弟子停下动作纷纷转过来,只有崔英与杨清宇在一旁淡淡地看好戏。

“身为丐帮弟子喝酒不是错,豪放爽快也是本门的风气,可你们可还有人记得,昨晚发生过什么事?”洛明努力压下情绪,不在语气中参入太多怒火,听来平淡却让一干弟子们毛骨悚然。

“难道就没人记得?”洛明咧开嘴灿烂一笑。

众人抖了一抖,终于有个弟子战战兢兢地回答:”昨夜大伙们痛快喝酒同乐,然后……然后就……睡过去了?”他抓着头,不太确定地说。

“是阿,饮了不少酒,便全数醉过去了!只留我、清宇与你们崔英姐清醒着。都是江湖人了,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便自顾自放自己醉,你们当外面宵小都是吃素的是不是?!若是在全部人都酩酊大醉时突然发生变故,你们要如何自保?!如何保住这整船的货物?!”洛明破口大骂,他这些后辈们被骂的脖子都是一缩:”还有那个谁,喝酒喝到掉进江里,如果不是我跟清宇发现,你们早不知飘到哪去变成两具浮尸了!”

不知道是谁忍不住”噗”地一声,洛明眉角一抽大骂:”还笑!”        

“世人皆知丐帮好酒、为人飒爽、武功高强。可醉得不省人事未免笑掉人家大牙。”洛明冷笑,话一落他就转身出了门。

平时跟洛明相处惯了,他那豁达好相处的个性大家知道,见他发火却是第一次。众人面面相觑,却是崔英起来安抚大家。今天就算洛明能跟大家喝酒同欢,他也会控制好自己喝的量,不会醉到不醒人事。再怎么说都是门派里的前辈,总要有人能保持清醒静观其变来应对。只是所有人都醉到这程度,也难怪洛明如此起了这般怒火。

弟子们自知理亏便安分了很多,期间一直有人要来与洛明道歉,无一不被他轰了回去,说他们不是亏对他不需要与他道歉,好好检讨便是。几日行船无事洛明与杨清宇两人也大致把︽傍山临水︾给谱完了,无奈没有纸墨可以写下,打算到了扬州再寻来写。

江水平稳,不出几日便远远看见了洞庭总舵。货船靠上码头卸下大半的货品,那是丐帮弟子他们的事,他们不让杨清宇帮忙,无事可做的他只好下了船。上次来洞庭匆匆忙忙走马看花根本没有机会好好欣赏,估计卸完要运到这里的东西还要两个时辰,他止不住兴奋向留守的人报备过后便开始四处游走。君山桃花一直是许多文人雅士歌颂的地方,上次走得太急也没人同行相伴,今次难得能好好看看,他必定不会放弃这机会。

杨清宇一袭长歌服饰,背着琴在小径上漫步。两旁清一色开满花的桃树,风一抚过落英缤纷。和煦的阳光穿过枝叶的缝隙,点点晶莹洒在他身上,俨然一幅画里才有的美景。

所以当洛明结束工作后偷偷拿下云幕遮去寻他时,他只是在远程静静看着杨清宇的身影,不想上去打扰。

洛明本不想破戒的。毕竟严格算起来他已十年未曾摘下眼前的布条。莫青阳那次不算,但他完全无法抵挡想见杨清宇的欲望,最后,他还是放弃了。

风吹,花落。

杨清宇感觉到有人正盯着他看,直接往洛明的方向看过来。距离有点远他看不清是谁,只当是一般的门人坐在树上好奇他在作甚。或许是太兴奋的缘故,本不喜接近外人的他却是瞇起眼对那人一笑,继续往前走。完全没有意识到对方若是带着云幕遮的丐帮弟子,可能看不见他那个笑容的。

洛明却觉得要糟。

——TBC.

===========

有點心累,上線只剩說書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