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歌】傍山临水 (3)大夫的交代

剑网三——丐帮x长歌BL

※私设多

※大唐背景

※内容为成男v.s.成男,可接受再进入谢谢

※没有意外会尽量日更(存稿任性嘿嘿嘿

※与实体书有出入,以此为主(我才不会说是校稿没校好......#猪

以下正文

=========

总之杨清宇还是上了洛明他们的船。准备出发时前脚才刚踏上,后脚就滑了一下差点摔进水里,走在前方的洛明迅速拉住他的手腕并且揽了一下他的腰。杨清宇吓了一跳,来不及作出多于反应便轻轻倚上洛明的胸膛。好险没落得湿身落水的下场。

“小心。”洛明低沉而温柔的声音凑在杨清宇耳边响起。

“……谢谢。”确定杨清宇站稳之后洛明低低一笑,才放开他进到船舱。这一幕被一旁的几位渔家女看在眼里,交头接耳地笑闹着让杨清宇羞赧地低下头。虽然真的只是扶了一下但却不免觉得被吃了豆腐。

随着洛明进了舱内,一群丐帮子弟已经围在矮桌前饮酒作乐了,洛明马上便加入喝酒的行列。其实在莫青阳那里休息了好多天,大夫就在边上看着倒也不敢造次,只敢抱着酒壶趁莫青阳没看见的时候偷喝几口。饮酒的量比起先前少了许多,这下终于可以解禁,他当然想多喝些。

见众人逍遥地喝酒大笑唱歌,气氛感染下杨清宇也跟着放松起来,自然地坐到洛明旁边接走他手中的酒壶,小口小口地饮。

酒虽被抢,见来人是杨清宇抢洛明也不生气,大皱眉头调侃道:”后边还有呢怎么抢你大兄弟的酒喝?!”

默默喝干半壶,杨清宇手背抹了嘴角回道:”你内伤刚好就这么饮酒,青阳知道了还不打你一顿?别说我不够义气,照你这么喝下去,五脏六腑不全烂了才怪。”

“你不说,我不说,兄弟们不说,青阳怎么可能知道我又喝酒呢!不妨事不妨事!”语毕作势要夺回酒壶,杨清宇却是往旁边一送直接塞到另一个丐帮弟子手上。洛明哎呀一声要去拿其他壶却被兄弟们挡了下来。

“干什么不让你洛哥喝酒!”洛明哀号。

对方却嘿嘿一笑转向杨清宇:”小兄弟你刚刚说,洛哥内伤刚好呀?”

杨清宇放下酒壶微微一笑说:”是呀,貌似被仇家暗算给下了毒,前几日才到我朋友那调养呢。”他二话不说,出卖了洛明。

“难怪洛哥消失这么多天,弟兄们还以为你又跑哪逍遥去了。”

“就是,洛哥你就少喝几天罢!你一年喝掉的酒也够多了不差这几坛。”

一群人起哄不让洛明喝酒,洛明欲哭无泪只好口头答应:”一群小兔崽子!不喝就不喝呗!哪有人像你们这样胳膊向外弯的!”估摸着继续待在舱内也只能干瞪眼看他们喝,洛明满腹怨气没得发泄,只得推门走了出去坐在船沿吹笛。

杨清宇看着他出去的背影笑了笑,早上洛明临走时莫青阳还千交代万交代别再喝酒休息几日养伤,才几个时辰前的事洛明便抛诸脑后了。若不是自己刚好跟着蹭了回顺流而下在旁边盯着,不知这一路又要多少黄汤下肚。

他又跟其他弟子们喝了一会,借口透气便提起一个酒坛出来找洛明。        

“洛兄,发呆阿?”杨清宇轻轻走近,唤了一声。

洛明抬头脸对着杨清宇,笑道:”水天一色,波澜壮阔,美不胜收。”

闻言杨清宇随着洛明方才的面向往前一望,两边山壁向外张开,清澈的河面波光粼粼宛如丝绸,一路绵延至远方,与天色相接。如今一人立于船边,一人坐在船沿,倒也是一副好风景。

“你看得见阿?”杨清宇收回目光盯着他脸上的云幕遮。

“你出来干什么?怎不同他们继续喝酒?”洛明不想回答直接了当回避了话题。杨清宇也就挖苦一句没有追着问的意思,便坐下接了话茬。

“出来陪你呗!看你那落魄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没酒喝生闷气呢。”杨清宇边说,边将拎出来那坛子轻轻扔进洛明怀里。

其实杨清宇虽然喝得了酒,却无法像丐帮弟子那样奔放爽快,毕竟都是文人,见他们一坛一坛肆无忌惮地灌也不见醉貌。杨清宇深知自己吃不消,索性拿了坛清水出来与洛明坐一块。

洛明手中接了个酒坛,喜出望外地掀开封布便要喝,谁知一口入嘴,却尽数喷了出来。

杨清宇吓得支开了上半身。才没被沾湿。

“白水?!你拿白水给我做甚!”洛明哀怨地喊。哪有人用酒坛装清水的,还好好地用封布封好,本预期入口的是香醇烈酒,到头却是无味白水。

“我自知无法与那些弟子拼酒,拿白水润润喉不为过吧?”杨清宇从怀里摸出两只小盏说:”你伤未痊愈,少喝的好。”

洛明侧过脸来对着杨清宇,杨清宇背中爬上一股酥麻感。宛如被猎鹰攫住的猎物,动弹不得。只是对方双眼蒙了起来杨清宇也无法看透,只当是没酒喝在埋怨,反倒”看”得最清楚的要数洛明了。

他与杨清宇一样,自小便入了门派拜师学艺。别的不说,单是心眼一道已可说上炉火纯青,加上阅人无数,小至气息变化,大至语气转折都能让洛明轻易得知身边人的情绪反应。所以杨清宇才一直有种其实云幕遮没有效用,洛明与他们这些明眼人无异的错觉。

可现在洛明看不透的是,为什么杨清宇不去与他那些同门恣意快活,反而要来与他这个看不见景色的人一起喝水。

洛明接过杨清宇递过来的茶水,仰头喝干。”自小入门,只知快意时喝酒,失意时喝酒,受伤时喝酒。有什么事便饮酒一坛大笑三声,抛诸脑后。”洛明咂嘴晃了晃手中盏茶,淡淡地说:”有人在边上盯着自己不许饮酒,倒是头一回。”

杨清宇读不出洛明平淡的语气是在感慨还是自嘲,却是勾起嘴角柔声道:”都说人间世事无常,我只是想趁还碰得到面的时候,对身边的人好一点。”没人知道杨清宇说这句话的表情有多难看,虽然勾着嘴角,但是双眼与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悲伤的情绪。洛明只听出他话里的痛苦,却不知道杨清宇其实正强颜欢笑,倒变成他挂起云幕遮的缺点了。

洛明听了也不说话,只是将盏茶置到一旁站起身,将挂在腰间的笛子举到嘴边,笛声一响附近同样在行船的船家几乎都停了动作。曲调轻柔中带着不易读出的惆怅,与平常容易听见的轻松调子大不相同。杨清宇听出这曲子是有故事的,虽然调子悲喜参半,但音调高起时缀尾的颤音却让他心里产生一点共鸣的悸动。他默默听着一小段,而后翻出古琴顺着洛明的调子拨弦。两人没有和奏过,可此时他俩指尖流泻出的乐曲却合拍得无懈可击。他豪无自觉地随着洛明将感情一点一点揉进琴弦里,洛明的笛子弟子们皆知不仅好听,他最擅长的便是以曲会友,好像能直接以笛音沟通一般,将各种情绪表达的淋漓尽致。众人同乐时少不了他的笛声,虽然吹来吹去都那几个曲子,但是造诣够高,一样的调子也能让他吹出各种变化来也不觉得乏味。

不过轻松快意的曲调听习惯了,这一回与洛明一路的弟子们是第一回听见这种说不出是悲是喜的曲子,还多了琴声合奏,纷纷从船屋内探头出来想一探究竟。只看见他立于那位正抚弦的长歌弟子身旁,远方长江景色磅礡,夕阳余晖落下,一干人也看呆了。

洛明笛音张到极制之后渐有收势,杨清宇心下了然也准备收尾。终一曲罢,身后突然传出一阵杂音,两人转头才知道不知何时船上这群家伙已经探出来看了。杨清宇专心弹琴不知道,现在环顾四周才发现许多船家都停住动作冲着这边笑。不知是哪位弟子先回过神吼出一声”洛哥”,一瞬间一些年轻弟子笑着朝洛明扑过来,差点把他推下水。

“干什么干什么小心把你洛哥推下水阿!我下水了无防但要是把清宇一起整下去了你们可消受不起!”洛明大叫,可跟本没人理他,东一句西一句的问着问题。

“洛哥!什么时候学会这曲子的!好好听呀!怎么从没听你吹过?”

“洛前辈真厉害!旋律好棒!这曲子什么名阿?真好听。”

“就是,什么名阿?洛哥可不要藏私,快说予弟兄们阿。”

众弟子们七嘴八舌地缠着洛明一通狂问,杨清宇被挤到一旁也没有不满,抱着琴看着洛明窘迫的样子掩起嘴,偷偷笑了一下。洛明没有错过他那声轻笑,正要想象那人笑起来会是个什么样子,却马上被周围声音拉回思绪。

洛明虽然无奈却也无法随意搪塞过去。还要一起在船上过三天呢,这群小家伙怎么可能轻易让自己逃掉。只好挠了挠头直说:”这曲子无名,虽然做好许久可是一直想不出什么好名字,便不曾在人前演奏了。”说着他嘴角一勾转向杨清宇说:”今次有幸与清宇兄合奏,没想到清宇兄造诣极佳,信手拈来琴笛合鸣也不失突兀,揉合的极好。”

听到洛明这样说杨清宇收起方才的窃笑敛了敛容,回道:”洛兄过奖了。此行回长歌门正是为了回门继续修习音律琴剑。师父曾云琴艺不足,能与洛兄的笛声如此合拍杨某也是颇为惊异。”杨清宇说的是实话,他自己也没想过竟然可以如此轻易的跟上洛明的曲调。只是这话听在大家心里都只当是在客套,有人正想出言反驳琴艺不精一事,才刚开口洛明就出手摀住他的嘴。

杨清宇听见那弟子起头的反驳,笑弯着眼望了过来,一副不知发生什么事的样子投来询问的表情。洛明狠狠的顶了那弟子一肘,放开了他。感受出现场的尴尬他急忙想打圆场,向两人作揖说道:”阿哈哈……洛哥与杨兄实在是琴瑟和鸣,小的我佩服佩服!”

两人听了那弟子的形容却是大皱眉头,杨清宇默默干咳一下,洛明则是一掌就往他头上拍下去。

——TBC.

===========

有弟子犯蠢,大家笑他!

我覺得,兩個人坐在船邊聊天真得很可愛,寫得時候好想直接把楊清宇辦了

不過我們家洛哥是有自己的矜持的(・ω´・ )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