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大唐河山系列】【傍山臨水】(丐哥X琴爹 R18) 試閱

刊物資訊:

    書名:大唐河山系列──傍山臨水(丐歌BL)(R18)

    規格:A5

    頁數:272P

    定價:NT$250

    著/繪:三条夏

    CWT43首賣D2在B30

    劍三O 2在 俠013

    注:H有30P,清流們慎,暫無開放通販的打算


=======================


下面那篇文章是放出的第一章試水溫

原本預計寫8萬字沒想到寫了13萬|柱|ω・`)


=======================


試閱1

看著躺在友人床上,呼吸平順的丐幫弟子,楊清宇心裡閃過一絲異樣的情緒,也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只是對這個人愈發好奇起來。

這人能力到底如何……為什麼明明受了嚴重的內傷外表卻可以看不出顏重大礙,在最後關頭才吐血倒下?而且,那雲幕遮下的雙眼是什麼樣子?

這想法一出楊清宇便覺得心下搔癢難耐。很想就這樣把那黑布摘下來一探究竟。其實莫青陽交代看著洛明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人都好好地躺在那里,也沒醒,根本不需要特別照顧什麼。

就看一眼……看完馬上恢復原狀就好……

內心的聲音這麼催促著。

楊清宇小心謹慎地不發出移動的聲響。捻著寬大的袖子與散落到身前的髮絲,屏氣將手往那人臉上伸去。突然那人氣息不穩了一下,感受到突然的鼻息的迅速將手收回一半。確定洛明沒醒,才又伸手過去。

楊清宇不自覺的興奮起來。再一點點,再一點點。他這麼想著。

就快碰到了……!

就在指尖正要碰到那布料的時候,他的手腕冷不防被人抓住。力道之大很難想像對方身上還帶著內傷。楊清宇大大地怔了一下,接著手的主人──正躺在床上的洛明,坐直了身體。

……說是坐直了不如說是坐起身。丐幫的坐姿可沒有任何直可言。

「……咳……你醒啦?」楊青宇尷尬地說。

雖然看不見對方的眼神,但是對方勾起的嘴角與微微顫抖的顴骨都看的出來他是在笑,一時之間楊清宇看傻了。完全忘記自己的手腕還在人家手中。

「醒半個時辰了吧,我聽見你在撫琴,便不想吵你。音調很沉,很好聽。」洛明又扯開嘴角對著他笑才放下楊清宇的手。

楊清宇撓撓後頸覺得特羞恥,沒想到自己作的音樂都被這人聽見了。不過聽見倒是不打緊,既然醒來這麼久了想必自己剛剛那些舉動洛明也很清楚吧。想到這裡他便有些無地自容。「……抱歉吵著你了。」他低頭道歉拉了張凳子過來床邊坐下:「身體好點了?」

聽見他的詢問洛明輕笑了下,順手拿起旁邊的酒壺就喝了一口:「沒事,我身子好。大夫幫我把毒逼出來了。不過要完全把毒性排出至少要再花些時間喝藥湯調養,進幾日會鬧肚子罷了。」

語畢楊清宇反射性地點了點頭,雖然挺不齒剛醒來就喝酒,但也沒多說什麼。只是不免有些疑惑,莫青陽行針治療的時候他應該是昏睡的狀態,怎會如此清楚醫治的結果?

彷彿看透了楊清宇的疑惑,洛明大笑:「哈哈哈,小兄弟想必很疑惑我怎麼會知道有這結果吧?」

我去!他在心裡大叫。明明什麼都沒說出來,這人怎麼知道他在疑惑什麼的?

沒等人回應洛明自顧自地道:「被人擺這麼一道不是第一次了,人家不都說,三折肱,知為良醫?我也不是第一次被下毒了,解毒後會有什麼結果我甚至可以比大夫還清楚。」說完又大灌了一口酒。

這時楊清宇反而訝異上一介丐幫弟子竟然知道三折肱為良醫這句話。但是訝異歸訝異,他依然在好奇這個人是真看不見還是假看不見。

忽然屋外一聲宏亮的鳴叫,楊清宇還沒反應過來,一隻通體漆黑,只在頸後與尾翼有抹豔紅的猛禽就這樣飛進屋裡,停在洛明舉起的手臂上。

「哦呀,夜你回來啦。」他伸出手逗了逗停在手上的鳥類,搔牠脖子。那鳥滿足的瞇起眼睛,接著似是不爽地頂了頂洛明的腦袋。

見到這隻猛禽楊清宇才想起來,洛明剛過來的時候牠正好停在他肩膀上。不知神麼時候跑了沒影。看起挺有靈性,體態毛色光澤都很出色,看來被照顧得很好。

「哎呦,我也不是願意被那群人逮著的呀,別生氣啦晚點給你吃肉排?」

牠挺直身子,頗有一股帝王風範地看了洛明一眼,便乖順地停在他肩上。

注意到楊清宇看著自家寵物的目光,洛明笑道:「這是我的隼,棲夜,我都叫牠夜。」

楊清宇回神對洛明一笑,伸出手想摸摸棲夜。見有陌生人朝牠伸手,棲夜本想往後縮了縮,但一發現楊清宇並無惡意,便較沒那麼抗拒地挺直著身子讓他觸碰撫摸。

棲夜這舉動卻讓洛明訝異起來。平時除非是熟識的丐幫弟子,不然牠幾乎是不給人家碰的。最初和青陽認識的時候牠身上有傷,但就是死活不給他碰無法治療,一直到久了才漸漸願意乖順下來。

但這次棲夜和眼前這位長歌門人是第一次見面吧?!

「唉這傢伙,平時都不給人碰的阿?!怎麼這次就不一樣了?」

「莫非……清宇小兄弟,莫非你是個美人?」洛明正經八百地問。

還以為他能講出什麼嚴肅的理由,卻是這種膚淺的問題,楊清宇不禁無言。可是轉念一想,既然他會問人美不美,那就表示……

「隼親不親近人跟臉有關係麼?既然你會這樣問,你是真看不見?」

洛明慎重地將臉正對著你,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真看不見。」

「……」楊清宇不相信,舉起了手問:「我伸出幾根手指?」

「三根。」

「現在呢?」

「你別逗了你根本沒伸出手指。」

「那現在?」

「一根。」

這麼試了好幾回,洛明每說必中,鬧的楊清宇又開始懷疑他其實是騙子。

「……你才別逗了,要是真看不見怎麼還會知道我伸出多少手指?」他質疑著。

洛明笑著搖了搖頭,沒有正面回答楊清宇的問題反而說:「你知道藏劍山莊大莊主葉英吧。他不也看不見麼?現在太多人依靠著自己的雙眼,所看到的東西反而比我們這些矇起雙眼的人少。你若不信,我可以把布條解下來讓你戴上試試……」


=======================


試閱2

總之楊清宇還是上了洛明他們的船。準備出發時前腳才剛踏上,後腳就滑了一下差點摔進水裡,走在前方的洛明迅速拉住他的手腕並且攬了一下他的腰才沒落得濕身落水的下場。

「小心。」

「……謝謝。」確定楊清宇站穩之後洛明才放開他進去船艙。這一幕被一旁的幾位漁家女看在眼裡,交頭接耳地笑鬧著讓楊清宇羞赧地低下頭。雖然真的只是扶了一下但卻不免覺得被吃了豆腐。

隨著洛明進到船艙,一群丐幫子弟圍在矮桌前飲酒作樂,洛明很快就加入了喝酒的行列。其實在莫青陽那里休息了好多天,大夫就在邊上看著倒也不敢造次,只敢抱著酒壺趁莫青陽沒看見的時候喝幾口。見他們逍遙地喝酒大笑唱歌,氣氛感染下楊清宇也跟著放鬆起來,自然地坐到洛明旁邊搶了他手中的酒壺便是豪飲。

酒雖被搶,可是被楊清宇搶洛明也不生氣,大皺眉頭道:「後邊還有呢怎麼搶你大兄弟的酒喝?!」

一口喝乾半壺,楊清宇手背抹了嘴角回道:「你內傷剛好就這麼飲酒,青陽知道了還不打你一頓?別說我不夠義氣,照你這麼喝下去,五臟六腑不全爛了才怪。」

「你不說,我不說,兄弟們不說,青陽怎麼可能知道我又喝酒呢!不妨事不妨事!」語畢作勢要奪回酒壺,楊清宇卻是往旁邊一送直接塞到另一個丐幫弟子手上。洛明哎呀一聲要去拿其他壺卻被兄弟們擋了下來。

「幹什麼不讓你洛哥喝酒!」洛明哀號。

對方卻嘿嘿一笑轉向楊清宇:「小兄弟你剛剛說,洛哥內傷剛好呀?」

他放下酒壺微微一笑說:「是呀,貌似被仇家暗算給下了毒,前幾日才到我朋友那調養呢。」楊清宇二話不說,出賣了洛明。

「難怪洛哥消失這麼多天,弟兄們還以為你跑哪逍遙去了。」

「就是,洛哥你就少喝幾天罷!你一年喝掉的酒也夠多了不差這幾壇。」

一群人起鬨不讓洛明喝酒,洛明欲哭無淚只好口頭答應:「一群小兔崽子!不喝就不喝唄!哪有人像你們這樣胳膊向外彎的!」估摸著繼續待在艙內也只能乾瞪眼看他們喝,洛明滿腹怨氣沒得發洩,只得推門走了出去坐在船沿吹笛。

楊清宇看著他的背影笑了笑,早上洛明臨走時莫青陽還千交代萬交代別再喝酒休息幾日養傷,才幾個時辰前的事洛明便拋諸腦後了。若不是自己剛好跟著蹭了回順流而下在旁邊盯著,不知這一路又要多少黃湯下肚。

他又跟其他弟子們喝了一會,藉口透氣提起一個酒罈出來找洛明。

「洛兄,發呆阿?」

洛明抬頭臉對著楊清宇,笑道:「水天一色,波瀾壯闊,美不勝收。」

聞言楊清宇隨著洛明方才的面向往前一望,兩邊山壁向外張開,清澈的河面波光粼粼宛如絲綢一路綿延至遠方,與天色相接。如今一人立於船邊,一人坐在船沿,倒也是一副好風景。

「你看得見阿?」楊清宇收回目光盯著他臉上的雲幕遮。

「你出來幹什麼?怎不同他們繼續喝酒?」洛明不想回答直接了當迴避了話題。楊清宇也就挖苦一句沒有追著問的意思,便坐下接了話茬。

「出來陪你唄!看你那落魄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沒酒喝生悶氣呢。」楊清宇邊說邊把那酒罈扔進洛明懷裡。

其實楊清宇雖然喝得了酒,卻無法像丐幫弟子那樣奔放爽快,畢竟都是文人,見他們一罈一罈肆無忌憚地灌也不見醉貌。楊清宇深知自己吃不消,索性拿了罈清水出來與洛明坐一塊。

洛明一見手中接了個酒罈,喜出望外地掀開封布便要喝,一口入嘴卻盡數噴了出來。楊清宇嚇得支開了上半身。

「白水?!你拿白水給我做甚!」洛明哀怨地喊。哪有人用酒罈裝清水的,還好好地用封布封好,本預期入口的是香醇烈酒,到頭卻是無味白水。

「我自知無法與那些弟子拼酒,拿白水潤潤喉不為過吧?」楊清宇從懷裡摸出兩只小盞說:「你傷未痊癒,少喝的好。」

洛明側過臉來對著楊清宇,表情怪異。雙眼矇了起來楊清宇也無法看透對方,只當是沒酒喝在埋怨,反倒看的最清楚的要數洛明了。


=======================


試閱就放到這樣,目前只印了30本,如果不夠劍三O還會再刷。

CWTD2早上跟劍三O都會待在攤位附近,期待見到大家~

......然後我要去趕衣服了不然李白做不完阿哈哈哈..............(被踹飛


-三条夏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