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丐歌】傍山临水 (0)

剑网三——丐帮x长歌BL

※私设多

※大唐背景

※内容为成男v.s.成男,可接受再进入谢谢

※没有意外会尽量日更(存稿任性嘿嘿嘿

※与实体书有出入,以此为主(我才不会说是校稿没校好......#猪

以下正文

=========



杨清宇首次见他,是河畔芦苇间的一抹白色的身影,配上一段悠扬的笛音。

秋意已到,刚过晌午的太阳没有带来太多躁热,风一拂过还多少会令人发颤。所谓的秋高气爽,正是这种天气。

伴着笛声杨清宇看茫了眼,不经意跨出的步伐踩碎一张枯叶,那枯叶碎裂同时惊动了对方。笛声戛然而止,那人转过身来还维持着吹奏的姿势,他却讶异起对方竟蒙着眼睛却又不似盲人的举动。

“对……对不起、打扰你了……”

杨清宇急忙开口,那人却是偏了偏头,收起手中的笛子。

“请问……”杨清宇正想開口詢問,对方却已转回身甩出轻功,倏地不见人影,速度之快令人叹服。杨清宇愣了愣神,低喃:”竟然走了……”他默默望着背影消失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 


“哟,真是稀客!怎么会想到要到我这来?”友人酸溜溜地说着:”你不是去游览洞庭风光了么?”

杨清宇无视对方闺中怨妇般的口气。叹气随着对方让开门口的动作进到他屋内,举止自然得如同在自家一样。 ”这不,来找好朋友叙叙旧?这么久没见,怎么你这小破屋子还是这副德性。”他随意找了张没有东西堆着的凳子坐下,看着满屋子乱堆乱放的书卷笔墨想起当年。

对方白了杨清宇一眼,无奈地道:”如果你只是来胡闹那就滚去镇上的客栈吧,我还有事要做,少在这碍事。”语毕他进了内室捣鼓着,隔着屏风杨清宇看不见,却也不甚在意他在做些神么。煎药、磨药,这友人的日常没什么好稀奇的

“老莫,我在洞庭,遇到了一个人。”杨清宇幽幽的开口。


——

 

他随意演奏着记忆中的旋律,已经不记得是从何处、从何人听到这支曲子,可丐帮的大家都很喜欢听他演奏。时而低沉、时而婉转、时而高亢。

“洛哥哥、洛哥哥!再给我们吹一曲嘛!”面对又围上来的矮子们,他只是笑了笑,回道哥哥我只会这一首,要还想听,找其他人去。矮子们不听,依然在他身旁闹腾。

没有人发现他笑说只会一首时嘴角不自然的弧度。他都已经吹了一整天的笛子了怎么这群小鬼还在死缠烂打!

“洛哥哥不吹笛子了,那让我们逗逗哥哥的隼嘛!”

见这群小孩想让他招来自己照顾多年的战隼,他心里不痛快了:”哎哟?我的栖夜什么时候可以任你们逗着玩了?”嘴上这样说着,但还是吹了口哨召唤自己的小老鹰来给孩子们看看逗逗。

“洛哥哥的栖夜真漂亮阿!毛色有光泽还很聪明,真羡慕洛哥哥能养出这么棒的隼。”一旁的小萝莉伸手摸了摸停在洛明前臂上的隼,幽幽地说。

洛明揉了揉那萝莉的头道:”妳养的可是难得一见白凤啊,说什么呢妳。”白凤通体雪白,身小速度快又比其他种类聪明许多,是难得一见的良禽,许多弟子想养却是可遇不可求。而饲养着白凤的弟子们无不是被其他门人羡慕忌妒着。

妹子却瘪着嘴一脸愤恨回答:”什么白凤,根本是大胖鸡!”

洛明大笑起来又将她的头发揉乱。


——

 

“遇到一个人?在洞庭遇到的,莫非是丐帮的弟子?”被杨清宇唤做老莫的人眉眼一抽,显然是不喜欢这个称呼。他边说边从内室出来,清开了桌上的杂物端出茶几沏茶。

“应该是丐帮的没错……但是并不是穿着丐帮的衣服,还蒙着双眼。”杨清宇接过友人推来的茶杯,品了一口便轻道:”好茶。没想到你也会喝这么高档的东西。”

“病人送的,不喝白不喝。我不懂喝不出个所以然,你喜欢,沏给你品品就是。”看着莫青阳熟练的的动作,杨清宇不禁有点恍惚。因为知道这为有人平时是不喝茶的,可见这动作熟练,似是经常沏一样。

“为人医者,许多茶饮也是对人有好处的。不想研究一下么?”捻着袖子杨清宇仰首饮干杯里的茶,莫青阳又迅速斟满。

“你别在喝我的药汤的时候配茶,那就是万幸了。”装作用力地放下茶壶,他理了理散落额前的发丝道:”说吧,那个人怎么了?”

“……也没什么,他不过是站在那吹着笛子。只是……他为什么会带着眼罩,我十分不解。”

一听见杨清宇在疑惑那人带着眼罩的事,莫青阳举着茶杯的手停在了空中,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不知道,丐帮的云幕遮?”

杨清宇襟危正坐,煞有其事的道:”愿闻其详。”

莫青阳默默闭起眼摇了摇头,心里面说着朽木不可雕也,人都在洞庭了为何不直接去问其他弟子,偏要大老远过来问他,随即道:”云幕遮,遮的是双眼,为的是自由。丐帮弟子崇尚自由,但无奈世间曲折障碍、层层阻隔。于是初代帮主尹天赐便要求丐帮弟子蒙着双眼,不见障碍。即使一片黑暗,总比要面对现实重重阻碍来的好些。同时又于练功有益。所以许多丐帮弟子会终身戴着云幕遮。”

“除非遇见甘愿为其束缚之人,不管发生神么事都不会取下。”

语毕他想了想,神秘兮兮地又补了一句:”别因为他们蒙着眼睛就当他们是瞎子阿,这群要饭的,可厉害的很……”

“你说谁是要饭的阿?”一个不属于两人任何一位的声音插了进来,杨清宇和莫青阳都是一怔。原来在他们都不注意的时候,门边上已经站了一个人,上身红蓝交错的刺青十分惹眼,肩上还站了一只漆黑的隼,放荡不羁的姿势带着习武人的暗劲,却似有些虚浮:”和尚管这叫化缘,你看看,多好听。到了我们丐帮,就偏要说是要饭,呿!”

莫青阳扭头对着他喊:”要饭的就是要饭的,有本事你出家去!”

杨清宇定睛一看,正好是自己几日前在洞庭山水旁看见的那个人。虽然穿着丐帮的衣服,但是腰间的坠子、身板与刚毅的脸型是骗不了人的。杨清宇敛了敛目光,眼神转向他些微苍白的双唇。

“不过……洛明,你来做什么?”也看出来那人透露着不易看出的虚浮气场与苍白的表情,莫青阳皱紧眉头问到。

对方扯开嘴角一笑:”大夫,会来你这当然是因为受伤了、咳!”原本单从外表看起来并无太大异样的洛明突然一咳,一摊污血就这么从他嘴里咳了出来。

一口血这样无预警地被他咳出来,杨清宇虽习过医术也吓得站起身子退后两步。血色发黑,想必是受了严重的内伤。

“卧擦擦擦!小心别溅到我的书卷!”莫青阳跳起来大骂,连忙把人接进来远离他堆在附近的书卷药草,安置在桌边坐好,才为他把脉:”你又跑去打仇家了?还被人下了毒?!”

虽然不见双眼,但还是感觉得出对方虚弱的无奈:”谁打仇家去了?我是被暗算,要不是我打小在外面流浪习惯了这些小病大痛,不然早被他们搞死。 ”

洛明的语气十分漠然,不知是没力气多做反应还是已经习惯这些。

“早告诉你要远离那群家伙,就是不听。这回出事了吧!”友人严肃地说着,眉头深锁凝重地把了会脉就进去内室准备,要往那人身上扎针。

此时那丐帮弟子的正面正好朝着杨清宇的方向,虽然知道他看不见,但总有种被人盯着打量的感觉。只是也不好开口,毕竟人家看不见,索性默默坐下来抚琴。他自小喜爱音律,师承长歌门门主杨逸飞,听的曲子多了多少学会些可以安心顺气的曲调。琴声沉着,十分好听。 ”大夫,这人是……你朋友阿?”丐帮弟子先开了口。杨清宇手一收压住弦响,停了动作。

莫青阳正拿着针盒从内室出来,看了杨清宇一眼他挑了挑眉说:”是啊,多年的老朋友了。清宇,这是洛明,没事儿不出现,一出现就是找大夫麻烦的家伙。”

听人这样形容自己,洛明不愉快了:”哎谁会没事没病跑来找大夫阿?找你是信任你!”

“那真是承蒙厚爱阿?洛,这位是清宇,长歌门的。今天来找我叙叙旧,没想到被你这么一闹腾的。断了我俩的兴致。”大夫又斜眼鄙视洛明一眼。

杨清宇不禁觉得好笑,这些小眼神,照理说丐帮的子是看不见的。

“我被暗算又不是我愿意的!”

“好好,不是你愿意的。我说你故意去给人家暗算了么?”

“………………”洛明不想说话。

“呵呵,你有伤在身,不跟你斗。”莫青阳似笑非笑地说。

到底是谁先开始斗的? ? ?洛明想。

在战局外看着眼前不停在拌嘴的两人,杨清宇低低笑了起来。这行医多年的友人虽称得上是悬壶济世,可私底下就是这副毒蛇样,平常那温儒的气质骗倒了不少来看病的人。

“起来,趴到床上去!”友人飞起一脚一踹,洛明有伤在身只好连滚带爬翻到床上去。

“有你这样对待病人的么!”他不爽地大叫。

“我没看见什么病人,只看见中了毒却依然活蹦乱跳的傻子。”他冷冷地说:”静下来别动,我要把你体内的毒逼出来。你再乱跳催动经脉小心毒直接进到心脏去,到时连我师父都救不了你。”语毕便要行针,正想扒人裤子,才想到这旁还有个清宇在。

注意到友人给你的视线,杨清宇歉笑着移动到门口拉了张凳子,便又弹起琴来。为了让在床上的人以及行针大夫定神,琴弦中流泻出的音律十分悠然沉静。

许久,莫青阳轻轻道了声”好”便收拾针盒走出来。也拉张凳子,再度为清宇与他自己沏茶。

“多亏了你的琴,他睡得正安稳呢。”抬手抹去额前的汗滴,友人摇着折扇抬头看着远方的青山绿水。他眼中淡淡的情绪杨清宇读不出来,却生出一种世事无常的感慨。

“……青阳,看起来你跟洛明认识很多年了?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拿起茶杯晃了晃,杨清宇闻着清香的茶水不饮。

青阳眉心抖了抖,沉吟一会才回答:”你不知道是正常。想想我们都三年没见,洛明是我上次跟你别过后没多久认识的……啧,倒是我说,你问这个做甚……?”边这么说着他转头看向杨清宇,才发现后者意味深长的眼神。

“你在洞庭遇到的人,是他?”

“……是。”杨清宇撇过头避开莫青阳的视线,手心冒了点汗索性将茶杯放下。

“那不正好?直接介绍你俩认识了呗!”

杨清宇闭嘴不说话,认识已久的友人自然看出他的不自在,叹个气摇了摇头道:”我总是不知道你那脑袋在矜持些什么,从前你就是这样,想要什么都不敢去要。不就是个丐帮弟子,干什么这么扭捏?”就持着折扇他站起来,俨然有那么一股仙风道古的气派:”他在里面休养我也不好再整理书卷吵他。这样吧,这次的毒比较麻烦,药材快不够了我上山采去,你帮我照看着他。”话音刚落,莫青阳转身进屋去取工具便要动身。

见人真的要动作了,杨清宇倏地站起来伸手要抓:”……青阳!”

莫青阳转头深沉地看了他一眼便拉开那双搭在自己手腕上的手说:”机会摆在你眼前,怎么运用我不管你。我也不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跑来找我聊一位几乎是素昧平生的丐帮弟子。”莫青阳深吸一口气道:”清宇,对他有兴趣,你就去找他聊吧,别堵在这跟娘们似的。”

上一秒还在毒蛇的莫青阳突然放柔了语调,害杨清宇极不习惯的愣了愣。丢下最后一句话人就背起竹篓,定定往山上走去。幸好洛明的伤照看上不怎么麻烦,他也就放心留给杨清宇照顾了。反观杨清宇这里,人家大夫信任他拜托他照顾人,怎么也不能出状况不好交代。他只好默默将凳子茶具搬回屋里,翻出古琴有一下没一下地随意勾着琴弦,在脑中描绘下一首曲子的轮廓。


这便是你们的开始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