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夏卿
cosplayer
不定時更新
剑网三
座標台灣

依君故我

© 依君故我 |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同人 - 自由】(三)只是个日常

这次真的撸挺久的,不过终于了了一桩心事了
接下来本夏就要闭关准备考大学了
所以顶多更些图。长篇文就不一定了(O
闭关前洒点小糖 应该足够亲们撑到我回来吧^_^(不要喻队脸

-------------------------------------------------:::--------


自由之翼是一个地下杀手组织-严格来说,是一个特务组织。但是无奈于当代都市的乱象,任务竟是暗杀类型占最多数。其他诸如保镳、护卫等等类型,则因人们对组织的不熟悉鲜有投案。渐渐地组织中的特务人员几乎都成了暗杀高手,“特务”的称号也渐渐由杀手取代。为此现任团长十分无奈。此与初代团长成立组织的目的相去甚远。但在这种为了利益连人性都可以泯灭的时代,想实现“自由”这一理想却也是心有馀而力不足。 

你与艾连的居住地一带属于罗塞城中最平静的区域。由于此区居民大多属于特殊职业,龙蛇混杂之下,宵小也不敢有太多大动作,只怕哪天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像邻居佩特拉虽然看上去文文静静又是独居,却也是组织的一员。只是休假时间刚好与你错开,才能刚好帮忙照看一下艾连这小鬼。不过平静归平静,那也只是相较而言,该防的还是要防。

扫除正在进行中。

你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这一季的任务数量以及强度、报酬甚至是工作时间都比以往超出许多。与菁英老将们的退休以及殉职应该有很大的关系,足以负担强力任务的菁英本来就是少数,所以那些任务又落在人数又更少的菁英们手里,密度增大后每个人平均之下,自然造成这种局面。

也难怪这次休假一次就休了一整个月。

不过,这也挺好的。反正该做的训练还是会做,不会因为长假而荒废--毕竟,走在路上会不会被袭击,谁也不知道。况且一个月后可是没有时间可以缓冲,要直接上任的。

“利阿桑!我要倒啰!”已将水桶搬至房间门口的艾连很有精神的说。

你看了他一眼移动到房间角落。家具都已经搬开,正是为了这一步。

你用擦了擦额前的汗才说:“好,你倒吧。”

艾连一推自身前方的水桶,瞬间整个室内充满了水气。地板也蔓延着浅浅一层清水。

接下来便是小孩子最喜欢的时间。才8岁不到的毛孩子艾连简直玩开了,但至少还是将房间清了乾净。几乎欢腾了一整天的艾连,终究抵挡不了身体的疲劳,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你也累了一天。两个人---虽然其中一个帮不上什么忙---打扫这样的房子确实艰难了点。尤其像现在得把家具复位的时候,早些还没那么累可以自己来,但现在只有深深的无力感。

门上突然响起特定节奏的敲击声。

这是一个暗号。世态炎凉,对于该如何确定门外的人是敌是友,每个人自有一套办法。而这位友人,选择了最简单的一种。

而且用的还是组织自订的特殊编码。要是用摩斯密码,这可是一句十分下流的东西。

迅速将门打开让人进来,你也不请对方进去坐,还在打扫啊把人请进去了也无法招待啊!

“你來做什么?”你毫无情绪的问。

“怎么,我不能來啊?”你眉頭一皱“好啦好啦我是来帮忙顺便蹭饭的。你一个人应该很麻烦吧?搬动家具之类的。”

你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人有时心思就是这么细,不过也有可能是休假有时间搞研究结果研究到忘了时间连黄昏市场都散了来不及买食材。不过到底还是来蹭饭的,这点是毋庸置疑。

这家伙---你忍不住皱眉---要不是让他知道自己家里有个毛孩子得养所以每天都会开火,会落得让人来蹭饭的田地么?

只是碍于你现在真的无法独自将家具归位,只好免为其难的让他进屋了。

有人帮忙,三下五除以二便解决所有事情。你整个人几乎是累摊了,休息一下把自己整理乾净之后开始准备做饭。

“哇啊!今天汉吉桑来家里吃饭耶!”醒来ㄧ发现家里难得有访客,艾连的心情又上扬的几分。

汉吉冲着艾连一笑,伸手胡乱揉了揉艾连的头发说:“是啊!况且你们两个人打扫这样的房子很辛苦吧!所以汉吉桑我就来帮忙啦!”

艾连看起来明显比前几天开心了很多,拉着汉吉四处转溜,将你一个人遗忘在厨房……

你心里清楚汉吉不是随随便便就会跑到朋友家里蹭饭的人,今日一来必定是有事相告,说要蹭饭,八成只是顺便。

就算如此,到底还是来蹭饭的(作者云:一直蹭饭蹭饭的烦不烦啊XD)但天下可没有白吃的晚餐,叫他来帮忙也是合情合理。

所以当他们晃到你视线范围内时,你轻喝道:“汉吉!想蹭饭就给我过来帮忙!还有艾连你也是,刚打扫乾净很多地方还没乾,这样东踩西踩又要脏了。你先去洗澡,洗完澡赶快过来帮忙做饭。”

一大一小两人缩了缩脖子,喊了声“是”便各自定位。

结束晚餐,艾连今天二度打了瞌睡,早早就被你赶去睡觉。

“好了,你有什么事就快说。”再三确认艾连已经睡着,你劈头就问。

“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吗……组织被盯上了。”

组织被盯上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是友人眼神露出一丝凝重的气息,你知道一定是有事发生了。

“今早我回组织一趟那吃资料不小心听见的。情报部已经察觉了些异常,但是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似乎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明朗化。然后是我的个人想法……这次,我感觉会闹得天翻地覆。”用十分严肃的嘴脸说完前半段,在最后一句却露出诡异的笑容,感觉上挺惹人厌的。

但这只是汉吉表达自己兴奋之情的一种方式,你也不想多说什么。

是的,兴奋。因为眼前这人,汉吉佐耶,就是这么一个以观察地下世界为乐的人。

一个月后,刚好是自己休假结束的时候。

“如果你这次来只是为了说这些,那我知道,你甭操这个心了,我扛得住。”

“你扛得住,那艾连呢?”

“我自有准备。”

“好吧。”

于是,两人草草结束对话。你送走了友人便熄灯休息了。

入睡前,你想着汉吉那段带着诡异笑容的话,低声喃喃:“天翻地覆么……?那也要有天有地才行唉。”




停在这里会不会吊大家胃口呢?

评论